“字”可我們!

據報道,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今天將展開對英國的國事訪問,英國政府十分重視此次訪問,正在全方位精心籌備接待工作,在習主席20日到訪的當天,就會有兩場最高規格的宴會,一場是歡迎午宴,一場是晚上女王在白金漢宮設下的國宴。

《每日郵報》10日報道,一位瞭解英國外交部工作的人士說,禮賓部門非常重視國宴的安排。食材方面應該是以英國本地出產為主,不會出現參鮑魚翅等可能引起爭議的食材。英方向中方提議了一份午宴餐單,菜式包括季節性多寶魚、作為前菜的蟹以及一款芫荽香料,但習近平和夫人彭麗媛及中方代表團已禮貌地婉拒這幾款食材,因為他們只吃腌漬魚或煙熏魚。

“因為他們只吃腌漬魚或煙熏魚”意謂他們並不吃點殺的活魚,孟子雲:“君子之於禽獸也,見其生,不忍見其死;聞其聲,不忍食其肉。是以君子遠庖廚也。”慈心於眾生,是君子的美德,而在生活中並非所有人都是素食者,但能夠像孟子與習主席夫婦以及中國代表團這樣,在重要的場合,兼顧禮節與修養,誠為令人贊嘆之舉。


而佛教也並非唯素食為是,從歷史與現實來看,漢傳佛教自梁武帝起禁止僧人食肉,乃是隨方毗尼的一部分。而佛教的信眾是不是就可以隨意殺生吃肉了呢?

這就要從佛教的“三凈肉”說起了,聖嚴法師的《佛教飲食規制》談到:

魚與肉,在小乘律中,每部皆有,並皆列為正食之一。在小乘律中,不許傷害畜牲,若故殺畜牲,乃至蟲蟻,殺一命即是一波逸提,但是為了比丘不自炊煮,而是沿門托缽乞食,對於肉食也就不能禁絕。在《四分律》中規定,除了象肉、馬肉、龍肉、人肉不得吃,其餘的肉類,皆可吃,但有三個條件,稱為三凈肉:第一,若不見為我故殺者,可以吃;第二,若不聞為我故殺者,可以吃。第三,若不懷疑為我故殺者,可以吃。若見、若聞、若疑,隨有一種,為我故殺,皆不應吃。也就是說,凡是我已知道,或者懷疑施主供養的肉食是特別為我而殺的,便不能食。在《楞嚴會解》中,又有五種凈肉:不見、不聞、不疑、自死、鳥殘(鳥獸相食而殘餘者)。《涅槃經》中又有九種凈肉:五種同上;第六,不為己殺;第七,生乾(自死而乾者);第八,不期遇(不是預計而是偶相遇者);第九,前已殺(非今因我而殺者)。正因如此,直到現在的南傳小乘比丘,仍舊不避魚肉的,西藏的喇嘛,也是一樣。甚至佛在入滅以前,接受金工純陀的最後一餐供養,也有人說那是吃的野豬肉。

但到涅槃會上,迦葉尊者向佛建議:“世尊!食肉之人,不應施肉,何以故?我見不食肉者,有大功德。”佛陀隨即贊嘆著說:“善哉善哉!汝今乃能善知我意,護法菩薩,應當如是。善男子,從今日始,不聽聲聞弟子食肉。”又說:“善男子,夫食肉者,斷大慈種。”迦葉又問:“如來何故先聽比丘食三種凈肉?”佛說:“是三種凈肉,隨時漸制。”(見《涅槃經》捲四《四相品》上)餘如《楞嚴經》、《楞伽經》、《梵網經》等,皆有明文,不許食肉。

大乘《梵網經菩薩戒本》中,輕垢戒第三條說:“一切肉不得食。斷大慈悲性種子,一切眾生見而捨去,是故一切菩薩,不得食一切眾生肉,食肉得無量罪!”輕垢戒第二十條又說:“若佛子,以慈心故,行放生業,一切男子是我父,一切女人是我母,我生生無不從之受生。故六道眾生,皆是我父母,而殺而食者,即殺我父母,亦殺我故身。”《楞伽經》捲四中說:“一切眾生從本已來,展轉因緣常為六親,以親想故,不應食肉。”《楞嚴經》捲六中說:“汝等當知是食肉人縱得心開,似三摩地,皆大羅剎!報終必沉生死苦海,……雲何是人得出三界?”

斷肉食,皆出大乘經律,小乘國家未能見到大乘經律,故未斷除肉食,也是很難怪的,我們不必攻擊他們。即在我們中國的佛教,從東漢開始,直到梁武帝時,所有的僧侶弟子,均未斷除肉食,到了梁武帝舍道信佛,聽了《涅槃經》以後,便極力主張素食,從他本人開始,並勸一切僧俗佛子,皆斷肉食,他以朝廷的力量,來影響社會,所收的效果,自然很大。從此之後,中國佛教的素食主義,也就形成風尚了。

佛教講慈悲,講平等,以為一切眾生皆有佛性,素食自是應該的,這一美德,不唯應該保持,尤其值得發揚。即使非佛教徒,如印度的甘地是素食主義者,基督教中的美以美會派,也是主張素食的,大文學家如托爾斯泰與蕭伯納,也是素食主義者。佛陀時代受生活環境限制,故許肉食,我們如今可以素食,何不素食?

從聖嚴法師的解釋,我們知道,佛教之戒律,以“殺生”為首,而為了滿足自己的口腹之欲殺生,斷慈悲種。故佛教為當時的人與後世眾生開方便門,因為諸多原因不能斷肉食的人,允許吃三凈肉,則不違犯殺戒,更鼓勵有心增上的人斷除肉食。

那麼為何又拒絕“芫荽香料”呢?就要說說佛教的五辛了,一般說五辛,乃指《梵網經》之大蒜、革蔥、慈蔥、蘭蔥、興蕖等。《楞嚴經》說若食五辛,則有諸多過患。

至於芫荽,在佛教的飲食觀中是否允許,則有些爭議,因為古今中國與印度的植物名稱多有變化,這些有待考證了。

而佛教為何要約束食用五辛呢?《佛教飲食規制》說:

在小乘律中,只講到蒜,《四分律》比丘尼戒單墮第七十條中規定:“若比丘尼啖蒜者波逸提。”又說:“若比丘尼啖生蒜熟蒜若雜蒜者,咽咽波逸提。比丘突吉羅(惡作),式叉摩那、沙彌、沙彌尼突吉羅。是謂為犯。不犯者:或有如是病,以餅裹蒜食,若餘藥所不治,唯須服蒜差,聽服。”但是有病吃蒜,還有規定,律中說:“若服蒜者,僧伽卧具,大小行處,咸不應受用,不入僧中,不禮佛繞塔,有俗人來,不為說法,請亦不往。應住邊房。服藥既了,更停七日,待臭氣消,洗浴身衣,並令凈潔,其所居處,灑掃凈塗。”蒜之為物,雖臭而香,不吃蒜嗅到吃蒜者的氣味,簡直能夠沖腦熏鼻,使之頭暈作嘔,但在吃蒜的人,吃時固覺津津有味,吃了以後,也不覺有何惡味。所以中國的北方人,嗜好蔥蒜,是聞名的,即使其他各地,如曾嘗過蒜的“美味”,也是喜歡吃的。其實吃蒜之後,不唯口氣臭,渾身都會散髮臭氣,特別是大小便,比死屍還要臭!在團體生活中,不應吃,吃了便會觸惱大眾;誦經說法禮佛者,皆不應吃,吃了便失敬意,也失威儀。吃蒜非淫、非盜、非殺、非妄語,只是有失威儀,所以除了比丘尼,餘皆只是突吉羅罪。但如不為治病,為貪口欲,便去吃蒜,不是出家人的應有態度。如果吃了蒜,仍不避嫌,照常隨眾,上殿過堂,更是不知慚愧。

《摩訶僧祇律》捲三一中說:“服已,七日行隨順法……不得卧僧床褥,不得上僧大小便處行,不得在僧洗腳處洗腳,不得入溫室、講堂、食屋,不得受僧次差會,不得入僧中食及禪坊,不得入說法布薩僧中,若比丘集處一切不得往;不應繞塔,若塔在露地者,得下風遙禮。……至八日,澡浴、浣衣、熏已得入僧中。”吃一次蒜便應與眾人隔離七天,放棄一切的權利。比丘犯了僧殘罪覆藏,懺悔時,隨其覆藏日數多少,行波利婆沙(別住),如今僅吃一次蒜也要行別住,如果不為治病,那又何苦犯呢?

在大乘經律中,往往皆以五辛併列。《梵網經》輕垢戒第四條中說:“若佛子,不得食五辛:大蒜、革蔥、慈蔥、蘭蔥、興蕖。是五種,一切食中不得食,若故食者犯輕垢罪。”在這五辛之中,中國只有前四種,興蕖唯印度出產。至於革蔥、慈蔥、蘭蔥,各家批註,頗有出入,但其不外是小蒜、蔥、韭而已。吃五辛的過失,在《楞嚴經》捲八中說得非常嚴重:“熟食發淫,生啖增恚;……縱能宣說十二部經,十方天仙嫌其臭穢,咸皆遠離;諸餓鬼等,因彼食次,舐其唇吻,常與鬼住;福德日銷,長無利益;……菩薩天仙,十方善神,不來守護,大力魔王,得其方便,現作佛身,來為說法,非毀禁戒,贊淫怒痴,命終自為魔王眷屬,受魔福盡,墮無間獄!”這是多麼可怕呀!其中共有五點,後面四者,我們除了深信不疑,但也不得而知。至是第一點“熟食發淫,生啖增恚”,是可以得到實驗證明的,如果不相信,可以問問喜歡吃蒜的人,請他們說句老實話,究竟對不對?

中華文化講堂的讀者註意了,

為了更好的服務您們家中的小讀者,

我們的“蒙正童書館”開播了,

我們將會向各位可愛的父母大人推送精品的兒童內容。

這些內容將會使您與孩子間的互動變得生動有趣。

下麵的二維碼,加入我們的大家庭吧。

下方“”查看更多

views: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