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人皆知張愛玲是天才作家,卻無人知曉她在繪畫方面也天賦稟然。其實在她文字出名之前,繪畫就已經獲得了人們的認可——張愛玲生平的第一筆稿費便是來自繪畫。


「張愛玲自畫像」


三歲學畫,天賦稟然

難怪這位曠世天才告誡後人“出名要趁早”,因為她的人生就是在實踐著這句話。

張愛玲在學會說話、走路後,3歲便開始跟著母親學繪畫;8歲為小說《歡樂樹》配多幀插畫圖;9歲便躊躇著選音樂或是繪畫作為自己的終身事業;初中就拿到人生第一份繪畫稿費…在大多數人還不知繪畫為何物時,她就已展露出繪畫上的過人天賦。


「女子髮型“墮馬髻”」


線條簡約,入木三分

常居上海、香港,張愛玲深刻體會到當時城市的矛盾的——貧窮與華糜的衝突。加之從小就受西洋繪畫的影響,激發她在繪畫上追求返璞歸真。她需要真實性。

所以在其作品中,即便是美女,也不會太多筆墨去描繪姣好的面容,只用簡約、流暢的線條勾勒出人物的輪廓,寥寥幾筆就能準確勾畫出人物形象。


「《傾城之戀》里的薩黑荑妮」

她的畫里,驕橫的女人,通常眼睛棱角分明;蠢笨的女人則用短髮襯托其長下巴向下凸出的臉型;蠻不講理的女人都有鷹鉤鼻、薄唇、向下的眼神…《金鎖記》中她描畫曹七巧:瘦骨尖臉,細長三角眼,緊抿的薄唇,一副尖酸刻薄相就出來了。


「《金鎖記》里的曹七巧」

才華橫溢,張愛玲也曾自稱其繪畫作品如“浮雕”,即人物的刻畫從不作深入細緻的處理卻入木三分,讓賞畫之人一看便知畫的是怎樣的人。這種風格簡明直白的畫風如她本人一般特征分明,在民國時期難得一見。


「《年輕的時候》俄國女子沁西亞」


融情入畫,用情極深

喜愛畫女子,更喜愛畫自己作品的女子。她常為自己作品里的女子配插圖,作品《心經》、《傾城之戀》、《紅玫瑰與白玫瑰》、《茉莉香片》等都有其插圖。


「《傾城之戀》白流蘇」

張愛玲的插圖裡,不同的女子的有不同的形象,但或多或少都有自己的影子。這大抵是她無論在生活還是創作上,都太容易投入感情,且用情極深。因而畫筆下的女子,或痴情,或敏感,或獨立,或叛逆,或驕橫,或敏感…如同她在分身飾演不同的角色。這些角色的不斷變換無不因為她和胡蘭成那段感情中身份地位不斷變化。


「《紅玫瑰與白玫瑰》」

《紅玫瑰與白玫瑰》

娶了紅玫瑰,久而久之,

紅玫瑰就變成了牆上的一抹蚊子血,

白玫瑰還是“床前明月光”;

娶了白玫瑰,

白玫瑰就是衣服上的一粒飯渣子,

紅的還是心口上的一顆硃砂痣。


「白玫瑰——孟煙鸝」


「紅玫瑰——王嬌蕊」

《傾城之戀》

你年輕麽?

不要緊,過兩年就老了,

這裡最不缺青春了。


「《傾城之戀》白流蘇」

李碧華曾說張愛玲是一口任由各界人士四方君子盡情來淘的古井。能是任由人來淘的古井,必然大方得很,又放心得很。張愛玲這口古井,不僅有文學這口清泉,更有繪畫這口清泉。

原創:古今書畫

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views: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