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勃朗寧夫人(英國)

他第一次吻我,吻的只是

我寫詩的手;從此,我的手

越發白,越發靜;它疏於

世俗凡人的招呼,卻敏於

“快來聽,天使在說話哪!”

即使有一枚紫晶鑽戒,我亦不會

戴在這手上,因為紫晶在我眼裡

不如第一個吻明亮。第二次吻的位置

朝上,一半印在前額,一半印在髮絲上。

啊,我無以報答!那是愛神的聖油,

勝過愛神華美的皇冠。第三個吻,

無比美妙,恰好壓在我的唇上;

從此,我為它而驕傲,

敢於說:“我的愛,是我的。”

views: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