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給宿管阿姨報修幾次宿舍里的下水道堵了以後,依然沒人管這檔子事。宿舍里的四個女孩兒,忍無可忍,終於擼起袖子,輓起褲管,親自上手,掏下水道。在水漫過膝蓋的衛生間里,我們使出了渾身解數,遏制住胃里的翻江倒海,才終於將下水道疏通。

疏通以後,我和璐璐在水池子里就著水龍頭裡噴濺出的水柱,使勁搓著肥皂,想起剛纔親自用手撈出一大把頭髮的感覺,我還心有餘悸。

我問她,“你在家乾過這種事兒嗎。”

她說,“家裡壓根就沒遇到過這種事兒。不過無所謂,寫得了情書,敲得了代碼,畫得了眼影,也要會掏下水道,你說是不?”

我一下子肅然起敬。

後來我給男友繪聲繪色地描繪我一副“鄭成功南下”的樣子挖下水道,我只是想炫耀,我是一個氣壯山河的妹子。男友根本沒領會我的初衷,自顧自地接我話茬,“你們怎麼不把下水道那層網砸開,省得下次再堵住。”

“你覺得一個女孩子做這種事情好嗎。”我撒嬌一樣的語氣問他,甚至還有幾分“你怎麼不懂我在說什麼呀”的嗔怪的口氣。

“你們又不是乾不了,這難道還要分男女?掏得了下水道,也要會砸下水道!”

我一肚子火大,不過轉念一想,這世上,好像除了男女衛生間一定要區分開這種事兒,從沒一件事貼著標簽女人必須由男人來代勞,哪怕是臟活累活。

我在後來在反思中覺得,自己大抵是活得太傲嬌了。社會的期待里,“你要做一個風雅浪漫的女孩子。”卻忽略了從小被教育的,“你要做一個能做力所能及的事情的人。”

之前我的手機被小偷偷走又現場抓住的那次,由於沒有監控視頻作證,無法指證小偷。他太狡猾了,在被我發現行竊之後,將手機扔在了路口轉角撒腿就跑,當男友與他來了個二百米短跑比賽並最終把他按倒在地時,他空舉著一雙手高聲叫喊,“你們抓我乾什麼!”

後來我想起,是三個圍著黑色紗巾,眼睛深陷,渾身散髮著獨特香料味道的留學生女孩兒在現場指給我手機的。我當時撿了手機就去朝向男友和小偷的方向跑去了,慌忙之中只留給了她們一句“thank you”和跌跌撞撞向前的背影。

我和男友後來去找這三個留學生女孩兒作證的時候,恰逢其中一個女孩兒的自行車鏈條掉了,她正在給自行車搭鏈條。滿手黑油地問我該怎麼幫忙。

男友趕緊過去蹲在自行車旁,說“我來我來。”我也急忙從包里掏出幾張紙巾遞過去,讓女孩兒擦擦手,這個臟活兒讓男生來就好。那個搭車鏈的女孩滿臉狐疑,她不明白為什麼一定要男生幫她,去做這件她自己就能很順利做好的事情。

在我和男友的認知里,倒也不覺得姑娘不該搭鏈條,只是有男生在場的時候,這個活就該交給男生。不管這自行車是誰的。

留學生女孩還是執意自己搭上了。然後用不是母語的英語,磕磕絆絆告訴我倆,“我的手已經臟了,再弄髒你的手,這樣不好。”以及“謝謝你的紙巾。”

高中時和一個膚白貌美的姑娘同寢室。

姑娘的臉像剛成熟的桃子,讓人看了就開始意淫咬一口的爽快。怕是姑娘從小便被人誇作是美人胚子,想必自己也暗地裡沾沾自喜。日子久了,她便傲嬌到不能自已了。

我打心眼兒里喜歡和她住一個寢室,枯燥的高中生活在她的花枝招展里也顯得沒那麼無趣,誰不喜歡和漂亮姑娘混膩在一起呀。可我終於一次讓姑娘對我急了眼。

當她對著宿舍的穿衣鏡琢磨出門穿哪件衣服將近一個小時以後,開口問我,“我到底穿哪件啊?”

我說,“女為悅己者容,穿讓自己高興的那件。”

她說,“都穿著很高興。”

我說,“那就隨便,快點去吧,你已經誤了點了。只要你乾乾凈凈,明天還真沒人記得今天你穿的是藍還是綠。”

姑娘顯然對我的回答很不滿意,甚至覺得我是惡意的嘲諷。是的,我既沒有給她實質性的建議讓她選第一件或者第二件或者第三件,更沒有誇贊她足以動人不需要世俗的衣物來烘托。我甚至毫不隱晦地道出了實情,殺了她一個猝不及防。

她氣勢洶洶地拿了那件一小時前她從柜子里拿出的第一件衣服出門了。

姑娘,你真的是活得太傲嬌了。

在愛情里摸爬滾打幾年以後,我開始覺得男女在情愛里的所求無異。乾涸的心靈都需要泉水澆灌,這與男女無關。

有一次和男友在異鄉游玩,幾天來陰雨連綿打擾了好心情,莫名其妙地被當地刁民坑了好些錢,加之險些湊不夠回家的路費。抑鬱到極點。最後又活生生錯過了回家的最後一班車。

我終於在那個異鄉的車站崩潰。好像全天下的委屈硬生生地,毫無保留地全塞給了我。

不管男友怎麼哄,也止不住我絕了堤的梨花帶雨。

他一直輕輕彎著腰,用手抹著我從眼裡汩汩溢出的眼淚。

最後他終於紅著眼眶,在我耳邊輕聲說,“不哭不哭了,我和你一樣難過的呀。可為什麼總是我在安慰你呢。”言語里滿是委屈和不知怎麼辦才好的無助。

在那一刻,我腦子裡那句“因為你是男人,我是女人”這句可笑的,充滿諷刺意味的話,狠狠拍了我一巴掌。

大抵是個女孩,骨子裡就與生俱來了一些“自私的驕傲”的成分。

可別忘了,愛情是個相互扶持的活兒。你在家裡是公主的時候,男友在家裡,或許是皇帝。

在男人探索著平安的路徑時,姑娘要在一旁低低地唱著忘倦的歌。好讓旅途有趣些。

真正驕傲的女孩兒,是糊得了牆,敲得了代碼,搬得了重物。真性情卻並不以此為傲。

她知道光榮與夢想需要披荊斬棘。她知道每個深夜獨處的孤單會有明天的太陽作伴。

而傲嬌的姑娘,只會嬌滴滴地哭鬧著男友不翹課陪自己看病。而迎來招聘會上的主管推推眼鏡,一臉抱歉地說,“對不起,我們這個工作比較辛苦,不適合女生”時,她只會慨嘆著命運對女人是多麼不公。

摘自田媛新書《你是我最晴朗的客人》。田媛,國民學妹,微信上最會講愛情故事的人。微博@田媛小狗咪

views: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