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麥家理想谷。來源:麥家理想谷(ID:mai1964)

/

前幾天,桂綸鎂和陳坤的新片《美好的意外》上映,桂綸鎂儼然已經不再是十五年前飾演孟克柔的那個青澀小女生,她已經能在成功律師和全職太太的身份中自由轉換。在人生這條大路上,她從未停止過奔跑。這並不是一部能令人回味無窮的電影,但阿谷君看到主演是桂綸鎂就控制不住自己買票的手,即使她現在已經開始演兩個孩子的媽了,但看到她的笑容,依舊像那個在風中回頭一笑的少女一樣打動我的心。

阿谷君覺得好看的演員很多,有味道的演員卻很難得,桂綸鎂就是其中一個。她獨有的氣質讓你不得不註意她,可是你看了半天卻不知道是什麼吸引了你。第一眼看清純、第二眼看倔強,仔細再看看,還能看到獨立、知性和沉穩。

在阿谷君的印象里,桂綸鎂一直是一個很夏天的女子。這個印象大概和很多人一樣,是從《大門》的記憶里來的。


想要成為什麼樣的人,是所有人思考的命題

桂綸鎂家境優越,從小便學習芭蕾舞和鋼琴,高中開始組織學校戲劇作秀。父母希望長大後的她能成為一個外交官或者新聞主播。但桂綸鎂似乎不滿足於這種乖乖女的模樣,在十幾歲的時候會改短校裙、玩Hip-pop,還交了一個成天被老師叫到訓導處的男朋友。

最遙遠的距離

2000年,穿著寬大的籃球背心,頭髮亂七八糟的她在臺北西門町乘坐捷運,剛跟男友吵完架,表情很臭地在等捷運。正好被負責《大門》選角的副導演碰到,“我們在找演員,可以給你拍一下DV嗎?”鏡頭對著“黑著臉”的桂綸鎂,對方停頓了一下:“你,要不要笑一笑?”小鎂擠出個笑容。“有沒有什麼問題要問導演呢?”小鎂更是乾脆:“沒有!”

正是她這一略叛逆的形象讓她得到了一個成為演員的機會。是這樣的個性,讓桂綸鎂成為了我們所熟知的孟克柔。

  “於是,我似乎看到多年以後,你站在一扇的大門前,下午三點的陽光,你仍有幾顆青春痘。你笑著,我跑向你問你好不好,你點點頭。三年、五年以後,甚至更久更久以後,我們會變成什麼樣的大人呢?”

電影《大門》中桂綸鎂飾演孟克柔

這段臺詞成了多少人心中關於夏天和青春的回憶。那個在夏夜裡流汗騎單車的女孩,白襯衣在她身上像陽光中翻飛的樹葉般耀眼。桂綸鎂稀薄飛揚的短髮,蒼白堅定的笑容,好似只有在閉上眼時才能看見。

《大門》大獲成功之後,桂綸鎂同時考上臺北藝大戲劇系和淡江大學法文系,她選擇了後者並且在2004年時前往法國里昂三大留學深造,假期的時候拍廣告或MV。那一年的沉澱,讓桂綸鎂在作秀和人生上有了更好的養分和韌性。

她深知學習的重要性。“那時候正好的狀態,很多人說你放棄一年,回來後很多人不認得你了,工作就會暫停,但我覺得擴展視野很重要,那段經歷改變了我的很多價值觀,問自己想成為什麼樣的人,關於自我成長的信念,讓我不停思考,想成為誰,做什麼,接電影也是,幾個月演一部戲,彼此帶給對方什麼,帶給觀眾什麼。”


認真生活,在自己的生活里活得自然自信又自在

作為演員,生活和拍戲不是割裂的,而是互相滋養的。演員是很內求的工作,需要很多情緒,很多理解能力,這些都要來自於內在的經驗庫。桂綸鎂用純凈的心去感受世界,她知道生命的力量在哪裡。

“只要接觸到對生命有熱情而充滿希望又樂觀的人,能跟這樣的人相處,會覺得正面的力量很強大、很開心。無欲則剛,當你什麼都不要,人更乾凈的時候,聽聽自己內心的聲音,就可以對得起自己了。”

在法國讀書的日子里,桂綸鎂常一個人背包旅行,被電影院的銀髮族觀眾感動,為背著鬧事球迷靜默的警察感悟,甚至還在深夜遇到過性騷擾。太多的見聞和感觸涌入,接著被吸納、發酵、丟棄,再回到臺灣,經過這段時間的沉澱,她更加認清了自己想要的是什麼。

才華就是對自己的專註作為一個演員,她愛看老電影,研究電影史,喜歡於佩爾和比諾什,桂綸鎂一直都想要嘗試更多的可能性。

2006年,桂綸鎂出演《不能說的秘密》的女主角——憂郁而又深情的女生路小雨,為了演好音樂學生的角色,她又重新撿起了鋼琴,與周傑倫合演一場四手鋼琴演奏。

電影《不能說的秘密》桂綸鎂飾演路小雨

她穿著校服彈奏鋼琴和躲在屋檐下躲雨的文藝小清新畫面,頓成經典。周傑倫叫她索性永遠演學生就夠了,她卻認真回應:“下一部戲很重要!有必要用力跨出一大步,嘗試一個完全跳脫‘現在的桂綸鎂’ 的角色。”


隨著年齡和閱歷漸長,桂綸鎂不再是那個鄰家女孩,她不只想做文藝女神,而是想要成為一個真正的演員。

“你總不能讓我到了35歲還演小女生吧?”桂綸鎂這樣回應那些希望她一直清純可愛下去的聲音。

“我想嘗試各種角色,可是,總有人說,桂綸鎂,不可以。”一開始的她想要轉型並沒有那麼容易,比如在《海洋天堂》中,導演剪掉了她所飾演的鋼管舞女郎所有的跳鋼管舞鏡頭,讓她頂著鋼管舞女郎的名頭,沿襲著原來的清純路線。

電影《白日焰火》桂綸鎂飾演外表冷艷的吳志貞

她繼續挑戰著自己:《女人不壞》的拳擊女友,《線人》里率真的古惑女,《龍門飛甲》里刁蠻的公主,《女朋友•男朋友》里的林美寶,《白日焰火》里的東北洗衣女工,並不是每一部都得到好的反饋,但她摩羯座內斂的爆發力時不時會扔給觀眾一顆手榴彈。

在桂綸鎂的世界里,沒有那麼多的“女明星行為準則”。她會自己一個人開車去接受採訪,在大街上行走經常也不戴帽子和墨鏡,她甚至曾把自己私人行動電話號留給記者。

電影《女朋友○男朋友》桂綸鎂飾演林美寶

桂綸鎂在每一個人生階段都清晰地知道自己想要什麼,讓我們無法用常規的偶像視角來圈定她。“走在危險的道路時,才會激發自己想象不到的潛能,並且想盡辦法剋服難關。因為危險、未知,過程才會如此有趣且帶來成長。”

她肆意地成長著,長成自己想成為的樣子。認真生活的她,在自己的生活里活得自然、自信又自在。


盡最大的能力去追求自己想要的事物


桂綸鎂一直在路上,一直都記得自己的樣子,她對自己的生活有著明確的認知和界定。出生於12月的她,對自由充滿無盡渴望,對未來始終熱衷於探索。

“可能我是一個蠻容易歸零的人, 我一直做減法,很多東西我寧願緩一緩,停下來,不要著急,眼界才會更清晰,在停下來的過程中一定要豐富自己,因為你多看很多東西,你有選擇才會自由,我很懂得停下來。

她實在是太低調了,低調到幾乎變成了透明,除了有新戲的時候她會做一些宣傳和採訪,平日里,我們幾乎看不到桂綸鎂的任何新聞和炒作,這實在是演藝界里的一股清流。短髮給人的清新感受,又使人想要去接近她、感受她,想要探索她的小秘密,就像暗戀時所產生的情愫,朦朧、暗涌、深刻。

其實在還沒有成名的時候,桂綸鎂就一直在做藝術、文學上的創作。08年的時候,她的裝置藝術作品《恐懼》在臺灣當代藝術館展出:在一間黑色的小屋裡,一臺電視機放著素顏的桂綸鎂,然後燈光忽然閃作一團,攝像機把觀眾驚慌茫然的臉部表情迅速捕捉下來。這是桂綸鎂“希冀大眾體驗明星生活的實驗之作”。

她對於藝術的冷靜思考貫穿於她的職業、生活,她不在意包裝、營銷,更多的精力放在作秀本身,在拿到金馬獎後,她依然說自己很平凡,就是在過平凡的生活,偶爾寫寫故事。

寫作這個習慣是她在聯考結束之後開始養成的。當時成績不是很理想的她無意中發現,當自己把想法在鍵盤上表達出來的時候,會有一種輕鬆感。於是每當她遇到不開心的事情時就會寫出來,表達出來,並且她也透過這樣一個方式讓自己變得喜歡看書學習和思考。

“ 我嘗試飛翔,隨心所欲,努力成為自己想要的模樣。朋友們,謝謝你們的陪伴,讓我心裡有了歸屬,才能真正自由,才能安心地學習勇敢。"

桂綸鎂是安靜的,同時她又是個性的;她是氣質的,同時又是叛逆的,盡最大的能力去追求自己想要的事物。

她還在努力,期待成為更好的演員,更好地平衡生活和工作,更好地去積累沉澱,在人生路上繼續追尋。

來源微訊號:麥家理想谷(ID:mai1964)。麥家理想谷是著名作家麥家為倡導全民閱讀創建的一家“只看書不賣書”、植入“寫作營”的公益性書店綜合體。與你分享溫暖真摯的有趣事,平淡卻不平凡的身邊人,熬過孤單歲月的枕邊書。

投稿郵箱: aiwenyi01@126.com

聯繫QQ: 3067402679

投稿須知: 註明為原創或選摘、摘錄等(若不註明責任自負),並註明聯繫方式,本平臺不設稿費,文責自負。

底下有評論,你參與了嗎?

【文藝】雜貨鋪子

三店又開張了

掃以下微信進去逛逛吧

註明“我愛鋪子”

views: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