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臺灣行|臺灣60多所大學有化妝品系?蕭敬騰都從這畢業

臺灣行|臺灣60多所大學有化妝品系?蕭敬騰都從這畢業

 

做一個高素質的牙醫,可能要從高等學府的口腔專業學成畢業;

 

做一個高素養的養豬大戶,也許也要從高等學府的動物學院get技能;

 

那麼,乾化妝品這行的,需不需要從大學畢業呢?

 

實際上,在中國化妝品行業眾多的從業者中,絕大部分要麼“出身草莽”,要麼“半路出家”,都是先入行,再摸門道。可能只有涉及到原料、研發、生產等專業領域的人員,才會需要經歷大學的磨練。


而在臺灣,許多高學歷的化妝品從業人士,不僅是大學畢業,更是畢業於專門的妝品系。

乾化妝品這行,原來還有高等學府設置專門的化妝品專業供你深造,聽說連臺灣著名歌手、“雨神”蕭敬騰都是從這個專業畢業的?

 

這麼有趣的故事,你不想聽聽?

 

臺灣有60多所大學設妝品系,中國僅2所

 

我們可能沒聽過“妝品系”,但大家肯定都聽過牛爾這個人。

 

出生於1967年、被稱為“美容教主”的牛爾,雖然畢業於臺北醫學院醫事技術系,但卻走上化妝品從業道路。他更是於2002年在臺中一所大學的化妝品應用系(以下簡稱妝品系)兼任講師一職。

 

這所大學,就是和牛爾同歲的弘光科技大學(以下簡稱弘光)。而弘光科技大學的妝品系也是最早的一批化妝品專業科系,成立於1994年,目前全系擁有900多名學生,現有日間四技、二技、二專以及碩士班。經過20多年的發展,在臺灣,與弘光一樣有設置化妝品專業的大專院校已經達到了60多所,包括距離弘光不遠的靜宜大學、中國醫葯大學、高雄醫學大學等。

註:臺灣的教育體系中,國小即中國的國小,國中即中國的國中。國中之後分兩條路線:一條線是上高中、考大學,包括研究所;另一條線是國中畢業後,進職高,透過聯考進專科(二年制,稱“二專”),再考進技術學院(二年制,稱“二技”),當然也可以國中畢業後,進五年制專科(稱“五專”),再進“二技”;還可以職高畢業後,進四年制技術學院(稱“四技”)。

不過,牛爾任職過的院系,自然有它的過人之處。“以大學聯招的分數來說的話,60多所學校里的妝品系,第一高分的就是弘光,如果滿分600分的話,那麼要考到500多分才有機會進弘光(大學部)。”弘光科技大學化妝品應用系暨化妝品科技研究所特聘教授兼學術副校長易光輝自信地說道。

 


>>化妝品系教室

易光輝對妝品系如此有信心,是有其道理的,這在妝品系的專業設置上就可見一斑。據悉,弘光的妝品系分為化妝品科技組和摩登美容藝術組。科技組偏向於專業的化妝品科技研發方向,學生需要學習化妝品原料學、配方學、美容營養學、化妝品調製學等一系列專業知識,而美技組則偏向於美容化妝專業技能方向,學生需要學習應用色彩學、形象設計、美容美體技藝、芳療等。不過,學生在科技組和美技組的選擇上,是從大三開始根據自我興趣進行分組,之前兩年所學的化妝品基礎知識都是相同的。

更關鍵的是,除了有針對性的課程設置,弘光的妝品系對學生所學的知識轉化成能力這一點尤為看重。而這,是透過大量的實踐來達成的。因為臺灣的科技類大學本來就註重實踐,所以動手操作的課程量較多,外部實習也很豐富。

 

你肯定無法想象,弘光妝品系的科技組學生想要順利畢業的條件,是要創造一個化妝品。這裡的“創造化妝品”不是簡單地指研發出一款產品,而是從原料、配方、品牌定位、品牌故事、產品特色等市面上的化妝品牌所具備的一切元素著手來營造。根據易光輝透露,優秀的學生作品甚至有可能直接被感興趣的廠家購買,轉化成真正在市場上行銷的品牌。

 

而美技組的學生畢業時需要完成畢業成果展,需要租借劇場或者百貨公司的某塊區域,來展示她們4年所學的整體造型、服裝、化妝等技能。“有一年美技組做婚紗主題,很多婚紗公司的老闆都來看,學生比賽完,那些老闆把婚紗都買下了。”易光輝舉例道。

 

學生扎實的能力,其實與弘光提供的可靠的保障分不開。除了像牛爾為代表的眾多在業界有十幾二十年的研發和管理經驗的老師,可以很好地教授學生知識之外,弘光還有眾多專業研究室和教室,比如化妝品原料合成實驗室&細胞生計實驗室、化妝品功能性評估實驗室、形象設計教室、彩妝教室等。


>>妝品系實驗室

更令人想不到的是,弘光還擁有全台第一個透過ISO22716 Cosmetics-GMP國際品質驗證的工廠,雖然面積相比於一般化妝品企業的工廠較為迷你,但該有的生產、包裝等設備一概不少,這就讓學生能夠親身實踐製作化妝品的過程。這樣的“福利”,可不是所有設置妝品系的學校都有的。“大概只有靜宜大學和我們弘光兩所學校才有。”易光輝透露道。

優良的教育,必然造就優異的化妝品人才。易光輝透露,弘光妝品系大約有75%的學生畢業後仍會鎖定在化妝品領域,因為學生在學成後,其價值得到了充分的體現:“今年有廠商來我們繫上物色碩士畢業生,當季畢業去他們公司給4萬臺幣一個月,還包吃住。”

一所弘光已經具備如此完善的化妝品人才培養體系,60所同類型院系形成的集團軍優勢更不用多說。

所以,像蕭敬騰這樣從親民技術學院二技進修部化妝品應用管理科出來的學生,在人才濟濟的臺灣化妝品界,都難覓一席之地,只能去唱唱歌了(當然,這是玩笑話)。


>>弘光科技大學化妝品應用系暨化妝品科技研究所特聘教授兼學術副校長易光輝為品觀網董事長鄧敏講解學生作品

言歸正傳,中國地區有沒有同類型的院校呢?

 

算是有,主要是2所學校——北京輕工(現北京工商大學)、無錫輕工(現併入江南大學),但不是化妝品專業,這兩個學校開設的是精細化工專業。

 

精細化工專業,很多理工類大學都有開設,但從事化妝品研究方向的主要是這一南一北兩所大學。如果你在行業中碰到精細化工專業畢業的同行,主要就是這兩個學校的學生。

不過,同樣是以化妝品為方向,中國的和臺灣的院校培養方式還是不同。一位前無錫輕工的同行就向我們坦言,在中國學精細化工,所學的多是基礎科目,有一小部分涉及化妝品的配方開發,但實操的學習只有一年,而像弘光妝品系中的調劑學,她們就很少涉及。

 

所以,在化妝品高等人才的培養層面,我們有許多可以向臺灣學習和借鑒之處。

可怕的不是人家學校多,而是產學結合好

 

60多所擁有妝品系的大學除了培養化妝品人才,還能幹什麼?

 

其實,臺灣這些大學的妝品系能貢獻的東西,絕對遠超我們的想象。

 

在臺灣,產(業)與學(界)的合作是非常緊密的。易光輝就透露,在妝品系眾多師長和研髮長的帶領下,該系3年有3000多萬臺幣的產出合作,因為科技類大學做的大多是實用性的工作,那麼依托學校的優勢與企業建立溝通與公平交易的平臺,可以成為弘光妝品系“自我造血”的重要渠道。

 


>>化妝品系學生作品

實際上,這個產學結合的形式是多樣的。

 

比如化妝品業界提供全額經費委托學界研究,而學界則提供研究成果,包括主題式研究(舉例:植物萃取、美白、抗衰類研究)、產品有效性驗證、品質檢測等。這其中,業界和學界要簽訂正式的契約合同,費用根據研究內容從幾千到數百萬,甚至更高不等。

 

而在這種合作過程中,又會產生另一種合作形式,即技術轉移。

 

弘光科技大學研發發展處研髮長張聰民為我們舉了技術轉移的兩種模式:“在雙方合作過程中,企業方全額出資的情況下,產生了一項特別的技術,但它不包含在當初研發的過程中,那麼後續就要談判新技術的歸屬問題。一種是技術直接轉讓,企業方進行買斷;另一種是這項技術申請專利,之後專利或歸屬其中一方,或雙方共有。”


>>弘光科技大學妝品系老師與品觀網團隊&丁家宜團隊合影

另外,在臺灣,由於民眾較為信任學界專業老師的權威性,所以很多企業,甚至政府機構都會請專業老師來協助相關事務。雖然臺灣化妝品行業上市一款產品,化妝品企業上市都比較容易,但是一款產品的具體功效、起效時間、消費者滿意度百分比等眾多細緻到具體數字的表述,均需要準確、到位,不然很容易引來重罰。這些因素使得臺灣的化妝品牌與學界的合作非常緊密,因為“只有老師做的實驗會快速被認可”。除此之外,企業想要獲相關創新獎項,也是由學界協助廠家來進行研發,並且代表去競賽;企業的產品推廣、站台,也可以邀請學界老師出席進行背書。

 

以上種種合作形式,企業方只需要與校方進行洽談,一般可以以一定的籌碼實現。由此可見,在產學結合層面,臺灣的化妝品界已經形成了良性的運作,這也十分值得中國方借鑒。


你 可 能 感 興 趣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