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鄭老師說詩 |《春曉》的世界

鄭老師說詩 |《春曉》的世界

《春曉》實在是太有名了,有名到很多人張口就來,就是不知道是誰寫的。

春眠不覺曉

處處聞啼鳥

夜來風雨聲

花落知多少

這是一個睡懶覺的家伙寫的。春天因為氣溫適宜,所以睡眠質量會比較高一點,醒來的時候,天已經大亮了。這個時候,躺在床上,聽到四周鳥兒婉轉。其實,作者躺在床上,怎麼知道春天的沒好呢?那是他的感受和想象,“處處”二字有趣的地方就在於,作者的耳朵仿佛長了翅膀,在天底下飛啊飛啊,四周的鳥聲讓他應接不暇。所以有的時候,睡懶覺應該也可以培養藝術想象力啊。

古人對於世界的感受,講究“六入”,所謂“眼耳鼻舌身意”,佛教以為這是人生煩惱的開始,但是我總是想,如果一入不入,人變成一大坨刀槍不入,水潑不進的東西,你覺得會有意思嗎?古人的妙處是充分運用各種感官去感知周邊的世界,站著、躺著都能夠感受到大自然的美妙,而這一切的關鍵是有一顆善於感知周圍世界的心。

就在他沉浸在對於春天美景的想象中的時候,忽然隱約想起,好像昨晚上颳了一點風,下了一點兒雨,於是他牽掛起枝頭綻放的花朵了,一夜的風雨,不知又有多少枝頭的花朵被風雨打落了呢。一種隱隱的傷感油然而生。有人會問,孟浩然怎麼就想到枝頭的花朵了呢?其實第一句,不但點明瞭季節,也讓我們產生一種愜意的感覺。所有關於春天的美好記憶都被他的一句話而激活了。在這樣的心情里,再來看第二句寫的鳥聲,我們很自然地會在眼前浮現出一幅繁花似錦的畫捲。所以接下來三四句的聯想,也就在情理之中了吧。所以說好的詩文,就像水流一樣的自然。

古人有一個詞語叫做“多愁善感”,其實不對,應該是“善感多愁”,就是因為作者特別能夠感受周圍的世界,所以才會有這樣的感傷。大家都知道春天的美,但是大家知不知道,春天又恰恰是詩人們最感傷的時節。就像這首詩的作者,對於落花有著格外的憐惜,就好比我們喜歡一樣東西或者一個人,就不許它或者她有一些些的被傷害。如果結合孟浩然這個人來說,就會發現,孟浩然就是一個悲情的人,對於山水有著格外的敏感,比如他另一首特別著名的詩:“移舟泊煙渚,日暮客愁新。野曠天低樹,江清月近人。”也是對於黃昏有著特殊的敏感,內心因此而有了一種悠遠的惆悵的。孟浩然對於人事其實也很敏感。據說他有一次在好朋友王維的家裡,玄宗忽然到訪,他就只能躲到了床底下,後來被叫出來,引薦給皇上,他作了一首詩,其中有一句是“不才明主棄,多病故人疏”,玄宗聽了很生氣,說是你不見我,我何嘗拋棄你?於是就把他打發去隱居了。這件事情我覺得有幾個問題,第一,玄宗因為一句詩而放棄了一個人才,玄宗實在不能算是有雅量。而更重要的是,孟浩然這麼說,或許也是彼時彼地切實地感到了自己的人格沒有受到尊重的自然流露。我們與人相處的時候,有時候是不是也可以憑藉第六感感到別人對你好或者不好啊?孟浩然是多麼敏感的一個人,這點冷暖他應該是能夠知道的。所以,順便我也很懷疑王維當時是不是也有怠慢他的地方,一個落魄而有才的人往往是很敏感的啊。

回過來說這首詩,我們說中國藝術不太喜歡直接和直白,總是要繞一個彎子,我們叫蘊藉含蓄。就像中國人喝茶,最推崇的就是茶的味道要一層一層地出來,而且最好味道還應該有一點“轉折”。茶,剛剛入口是苦澀的,但是漸漸又有了甘甜的味道,甚至於齒頰留香。《春曉》也是如此,“春眠不覺曉”是濃睡之後的愉悅,“處處聞啼鳥”則是對於生機盎然的一種切身的感受,作者似乎已經欣然起身,想要投身美好的春光。但這時卻詩味卻一轉,一下子又有了落花的感傷,甚而至於有了對於時光流逝、生命易逝的感慨了。一首小詩裡面,感情如此深沉,變化如此豐富,可謂方寸之間見世界了。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