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兩枚小小的鴿子蛋

兩枚小小的鴿子蛋

早晨上班,幫我打掃辦公室的薑阿姨問我:“早飯吃了嗎?”我以為只是隨便一問,便說:“吃了。”但我忽然感覺到她略微遺憾的神情,接著她便掏出一個小塑料袋,塑料袋里是兩枚小小的鴿蛋。剛煮好的,還熱著呢。這真是神奇,薑阿姨一般六點多就來學校了,而我今天到辦公室都快7點半了。


我連忙謝謝她,說:“鴿子蛋很貴的呢。”薑阿姨說:“我老公養的,自己家裡的。”我連忙剝了一個蛋,吃了,直誇鴿子蛋新鮮,她也十分滿意地笑了。——鴿子蛋也好,雞蛋也好,如果新鮮,趁熱吃的話,都有一點淡淡的咸鮮味,不細細品咂幾乎感覺不到。


這會讓我一整天都是高興的。並不是因為鴿子蛋,而是因為薑阿姨的一份心意。她並不是一個善於言辭的人,平時也只是埋頭幹活,幾乎聽不到她的聲音。所以,她要送我兩個鴿子蛋,一定是謀划了許久、躊躇了很久,且鼓足了勇氣的。而正因為如此,則更讓我感動不已了。我也自忖,究竟做了什麼,能得她如此對待呢?我曾經送過她柿子?那是學生送我的,剛從樹上採來的。那天薑阿姨在,我就送給了她。但那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如果是秉著“一報還一報”的原則,也應該早就還禮了,不過當時並沒有。


薑阿姨來我辦公室打掃,我不忙的時候,會和她有一搭沒一搭的說說話,無非也就是天氣,植物之類的。我早晨會喝咖啡,她也會偶爾贊美一下咖啡的香味,並說自己不能喝咖啡,一喝就睡不著了之類的。還有一點就是,我不太習慣她在打掃的時候,我端坐著自顧自忙,仿佛她不存在似地,所以也總是理理自己的桌上的文件書籍什麼的一打發尷尬,再不濟,就溜走,到各個辦公室去轉轉。不過每次走的時候,我都會跟她打個招呼,說一聲,你忙你的,忙完麻煩你幫我把門帶上。


有一次,薑阿姨的領班金阿姨見到我,就說起了我們樓層打掃衛生的薑阿姨,說她覺得你人挺好的,也很喜歡去打掃你的辦公室。我聽了當然高興,一個人被人家背後誇贊,比當面誇贊有成就感得多。但她何以就覺得我人好呢?無非是因為我見到她總是主動微笑問好,她勞動的時候有空就和她說說閑話而已。我所做的,是一個有腔調的人應該做的事情而已,緣何就讓人覺得人好,而且還以自家的兩枚鴿子蛋見贈呢?可見的是,薑阿姨因為她的工作,而未必人人都如此待她,於是就見出我似乎對她格外好了,也因此格外地有了心存感謝的念頭,抑或也不是,或許私底下也覺得是有好的東西可以與之分享的朋友,如果真這麼想,那真的是我的榮幸了。


天地萬物都是平等的,這個道理在今天變得高深莫測起來,似乎非有大智慧不可以捉摸,但它原本就應該是像清風明月、花開花落一樣的自然而顯豁的啊。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