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人生鄧麗君生前管家. 金美小姐介紹及其與鄧麗君之情

鄧麗君與金美

張金美是鄧麗君小姐生前最後幾年的管家,她是緬甸華人,在緬甸富裕兄弟姐妹9人。70年代大家姐闖到澳門,站住腳之後把媽媽和弟妹一一接過來,但困苦地生活了6年,6年裡金美的生活寄托是聆聽鄧麗君小姐的歌。79年全家來香港定居生活好轉,妹妹金翠率先加入香港鄧麗君歌迷會。為保護妹妹,1981年金美陪妹妹一起加入了歌迷會。入會後有幸見到鄧麗君小姐本人,之後金美比妹妹更加狂熱心甘情願做起了鄧小姐的忠實歌迷。兩姐妹守時守約,本分工作健康娛樂。1991年還在酒樓工作的金美被歌迷會會長阿張推薦陪鄧麗君小姐在巴黎生活,照顧她的飲食起居。金美得到媽媽的支持,媽媽說:“我從來沒有想過金美你有如此難得的機會,你太幸運了。一個那麼有才幹的人,竟然讓你相隨左右,這是一種福分。”金美不懂英文法語,鄧麗君小姐安慰她:“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專長,煮飯好吃就是你的才華。”,她定期付薪金到金美的銀行賬戶,金美去買菜,鄧小姐就安排專車接送。兩個星期的法國生活讓金美對鄧麗君小姐真善美的為人有了死心塌地的敬重。回到香港鄧小姐再赴國外工作,金美任命駐守赤柱鄧小姐的紫館別墅。1992年金美媽媽過世,考慮到白事在身,金美遷出鄧氏別墅回緬甸安葬母親。鄧小姐再次找到金美緬甸電話,邀請她走出傷感回到自己身邊相陪。

在金美心中鄧麗君小姐是個大好人,金美回憶:“她令我受尊重,在外地遇到外國人的時候,她和對方溝通之後會翻譯給我知道,其實她沒有必要這樣做。她讓我感到有地位,彼此沒有身份的距離。”

回憶鄧麗君小姐,對於金美而言似乎沒有驚天動地的大事情,大多是瑣碎的生活細節。鄧小姐從外工作回來金美就本能地不打擾,讓她儘早休息,因為家是漂泊心靈休憩的港灣。鄧小姐從不浪費食物,盡可能吃完飯菜,暫時不合胃口就放入冰箱,餓時再吃。從不用命令式的說話指派工作,更無諸多要求。在家的鄧小姐喜歡繡花,織毛衣,教金美炒通心菜,包餃子。早餐更是自己來,麥片,豆漿,白米粥,鮮橙汁一搭配,簡單又營養。她常看《成報》《東方》兩份報紙,也閱讀外文報紙。對待下人,她禮貌真誠:裁衣店的工人送來定做好的旗袍,她會付300元港幣。工人來修建花草,她會主動上前到招呼道辛苦和感謝。

鄧小姐為人不但親切而且幽默。在巴黎的日子里,有一次遇到中國留學生為爭取民主自由在絕食抗議。有些許胃病的鄧小姐心懷正義打算前去探望,出發前她對金美這樣說:“我們不如先去吃碗面,回來再支持他們一起絕食。”

金美陪鄧小姐去購買音響,為了測試質量讓金美拿起麥克試音。金美疑惑不解,為什麼你不自己親自試一試效果?鄧小姐笑眯眯地說:“我測試的話什麼音響都會質量過關的,我是專業歌手嘛。”金美一聽,明白了暗示:“哇!不必那麼直接嘛!人家也有自尊哦。”

第一次陪鄧小姐在錄音室灌唱片,錄音室本來只能鄧麗君小姐一個人在,金美卻不知規矩坐在角落裡靜靜地看她錄音。鄧小姐奇怪地看著她,很委婉地說:“這裡連蒼蠅飛過也會聽到。”金美會意過來後就與心愛的鄧姐相視一笑,乖乖走出錄音室。

鄧麗君小姐就是這樣說話有技巧懂幽默令人不尷尬。兩個人常在廚房裡一邊做飯菜一邊聊天。金美習慣聆聽。作為下人,一般很少發問。鄧小姐對金美說過小時候自己很喜歡讀書識字,但家境貧寒早早走進社會。小時偶然在學校旁聽書,老師說喝湯對身體有益,就跑回家讓媽媽煲湯。那時家裡沒有餘錢,鄧媽媽就用開水加鹽加蔥花做湯給全家人喝。鄧小姐成年後在香港歌迷會中特地找到善煲廣東老湯的鄧安妮給自己和媽媽煲湯,這或許也是對苦難童年的一個潛意識里的補償吧?

讓金美概括對鄧麗君小姐的感受,她說:“《千言萬語》《我只在乎你》。”談到生死,她說現在快樂幸福感恩,這一切都是鄧姐在天有靈保佑,現在只能看到別人的優點。如今新人輩出明星遍地,金美承認自己老了,能記得住的歌手只有鄧麗君。金美坦言如果自己得了難治大病,不會浪費金錢和精力,選擇不治。對金美而言死亡並不可怕,心愛的鄧小姐在對面的世界肯定會給自己準備好一切,天上人有什麼區別?只要被人記起,就是不曾離去。愛,所以自由。

點下方“”查看更多視頻

views: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