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有國徽,校有校徽,廠有廠徽,奇怪嗎?我家竟有家徽。我們家的家徽是一條魚,一條畫在門板上的魚。那條魚畫得很笨拙,線條零亂而粗糙,只能讓人意會到是條魚而已。

祖父在世時,膝下有父親他們弟兄四個,個個都是身高馬大的男子漢。民國初年,戰亂頻繁,家庭仗著幾個男人下死力氣,勉強維持溫飽。

一天夜半,父親起來小解,發現一個人影躥進了廚房,他便喊叫起來,同時馬上守住門口。不一會兒,父親弟兄幾個都起來了,他們點著燈,拿著大木棒子和斧頭,仔細地搜索著廚房的每一個角落。廚房的旮旮旯旯都搜遍了,卻沒發現人。弟兄幾個說父親定是半夜眼花,父親賭咒發誓說肯定有人,還在爭辯時祖父來了,祖父讓兒子們都去睡覺。等他們兄弟走了後,祖父走到水缸邊,敲敲蓋子,說:“你不用躲了,出來吧。”只見這時水缸里水淋淋地站起一個人來,這人一手擎著水缸木蓋,渾身顫抖,面無人色,另一隻手裡,還攥著一布袋大米哩。

祖父望著竊賊,嘆口氣說:“算了,你走吧,要是讓我的兒子們看見了,你今天非殘廢不可。 ”

賊傻望著祖父,他不敢相信祖父就這樣輕易地讓他走,但祖父分明是平靜地揮了揮手,賊便從水缸里爬出來,祖父又把那水淋淋的米袋子交給他說:“帶上它吧,它可幫你家度幾天日子。”賊要說什麼,卻眼眶紅了,低著頭,提著米袋子往外走,走到門口,“慢著,”祖父又叫住他,塞給他一串銅錢,“你拿這錢去做個小生意,再也不要乾這傷天害理的勾當了。 ”

賊撲通一聲跪在地上,給祖父磕了幾個響頭,便走了。

不知過了多久,一天清晨,祖父一開門,便在門環上發現了一條兩斤多的鮮魚,祖父先是感到奇怪,但馬上他猜到是那賊送來的,那人大約是做了販魚的生意。

自此以後,我家門環經常出現鮮魚,家裡便經常可以改善生活。父親他們感到奇怪,祖父便舒緩地向父親弟兄們講起魚的來歷。

大約吃了幾十條魚後,祖父感到不安,說人家是小本經營,別吃垮了人家。於是連著幾天半夜守候著,一直熬了三個夜,終於讓祖父遇見了那送魚人,誰知不是那個賊,卻是一個年輕漁人。這漁人是那賊的兒子,賊在臨終前囑咐他要堅持送魚到我家來。祖父和父親他們聽得連連點頭。為了不違亡人遺願,祖父拿過一把刀子,讓年輕人在我家門上刻一條魚,並說從此不許他再送魚,就用這條刻下的魚替代好了。

於是,我們家照祖父的意思,每次修屋或換門時,都保留這魚的圖案。它自然而然地成了家徽。

views: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