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魯迅


二十年前到黑市,買得一張符,名叫“鬼畫符”。雖然不過一團糟,但貼在壁上看起來,卻隨時顯示出各樣的文字,是處世的寶訓,立身的金箴。今年又到黑市去,有買得一張符,也是“鬼畫符”。但貼了起來看,也還是那一張,並不見什麼增補和修改。今夜看出來的大題目是“論辯的魂靈”;細註道:“祖傳老年中年青年‘邏輯’扶乩滅洋必勝妙法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赦”。今僅摘錄數條,以公同好——

“洋奴會說洋話。你主張讀洋書,就是洋奴,人格破產了!受人格破產的洋奴崇拜的洋書,其價值從可知矣!但我讀洋文史學校的課程,是政府的功令,反對者,即反對政府也。無父無君之無政府黨,人人得而誅之。”

“你說中國不好,你是外國人麽?為什麼不到外國去?可惜外國人看你不起……”

“你說甲生瘡,甲是中國人,你就是說中國人生瘡了。既然中國人生瘡,你是中國人,就是你也生瘡了。你既然也生瘡,你就和甲一樣。而你只說甲生瘡,則竟無自知之明,你的話還有什麼價值?倘你沒有生瘡,是說誑也,賣國賊是說誑的,所以你就是賣國賊。我罵賣國賊,所以我是愛國者。愛國者的話是最有價值的,所以我的話是不錯的,我的話既然不錯,你就是賣國賊無疑了!”

“自由結婚未免太過激了”。其實我也非老頑固,中國提倡女學的還是我第一個。但他們卻太趨極端了,太趨極端,即有亡國之禍,所以氣得我偏要說‘男女授受不親’。況且,凡事不可過激;過激派都主張共妻主意的。乙贊成自由結婚,不就是主張共妻主意嗎?他既然主張共妻主意,就應該先將他的妻拿出來給我們“共”。”

“丙講革命是為的要圖利:不為圖利,為什麼要講革命?

我親眼看見他三千七百九十一箱半的現金抬進門。你說不然,反對我麽?那麼,你就是他的同黨。嗚呼,黨同伐異之風,於今為烈,提倡歐化者不得辭其咎矣!”

“丁犧牲了性命,乃是鬧得一塌糊塗,活不下去了的緣故。

現在妄稱志士, 諸君切勿為其所愚。況且,中國不是更壞了麽?”

“戊能算什麼英雄呢?聽說,一聲爆竹,他也會吃驚。還怕爆竹,能聽槍炮聲麽?怕聽槍炮聲,打起仗來不要逃跑麽?

打起仗來就逃跑的 反稱英雄,所以中國糟透了。”

“你自以為是‘人’,我卻以為非也。我是畜類,現在我就叫你爹爹。你既然是畜類的爹爹,當然也就是畜類了。”

“勿用驚嘆符號,這是足以亡國的。但我所用的幾個在例外。

中庸太太提起筆來,取精神文明精髓,作明哲保身大吉大利格言二句雲:

中學為體西學用,不薄今人愛古人。”

西方媒體說我們是五十年前的那些人,簡直是誣衊,我們明明和一百年前的義和團差不多麼。太陽底下沒有新鮮事,這句話雖然出自《聖經》,但其實說的是我們中國的事,一百年來,我們吃的穿的用的雖然變化巨大,不過腦子裡的那些漿子,似乎沒怎麼變化。真的是天朝盛國。

素材及圖片來自網路

投稿郵箱: [email protected]

聯繫QQ: 3067402679

投稿須知: 註明為原創或選摘、摘錄等(若不註明責任自負),並註明聯繫方式,本平臺不設稿費,文責自負。

底下有評論,你參與了嗎?

【文藝】雜貨鋪子

三店又開張了

掃以下微信進去逛逛吧

註明“我愛鋪子”

views: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