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水清   圖|網路

中國有句俗語“中年男人三大喜,升官發財死老婆”,相當惡毒地刻畫出了中年男子內心底那點子蠢蠢欲動。但是,這樣的“好事”並不能讓每個男人都碰到,於是就有一些聽起來叫人啼笑皆非的言論:

《海蒂性學報告》里說,外遇讓男人恢復自信,讓他覺得生活充滿希望,自己充滿魅力,有信心,更加積極地生活,不再有離婚的念頭。

這樣的言論是完全把女性當木偶,你閱盡千帆,你的老婆還在原地等你。哪有天下便宜都讓男人占了的道理?畢竟不是每個女人都是“且行且珍惜”的馬伊琍。蔣碧薇,是做不了馬伊琍的。

蔣碧薇是大家閨秀,出生在宜興第一書香世家裡。遇到徐悲鴻的時候,他還是個20出頭的鰥夫,在宜興,他怪名遠揚,怪得頗有些魏晉風骨。彼時窮途末路,才華橫溢的畫家試圖用畫筆打開新天地。

19歲的徐悲鴻,好會擺拍啊,文藝範的不要不要的

他愛她的美,她愛他的才,情火熾熱中,徐悲鴻居然想到了私奔這一招。剛好,蔣碧薇對未婚夫不滿,於是一拍即合,給父母留下一封遺書,表示對人生很失望,給人一種想去自殺的錯覺。

兩人一瞬間卓文君司馬相如上身,興高采烈地私奔了。

1923年的徐悲鴻與蔣碧薇

其實,他們當時所處的環境,未必需要走到私奔這一步,蔣父並沒有偏見,他們完全可以堂堂正正地明媒正娶。

也不知道他們是怎麼想的,或許是覺得比較刺激吧。徐悲鴻行事素來出人意表,而蔣碧薇呢,骨子裡也有冒險的因子。私奔這種事情,想想就刺激,豈能不乾?

60年後,蔣碧薇回想往事,依然承認當時不顧一切的激情:

“每每我望著這個及其熟悉卻又像是非常陌生的男人,我內心喜悅,但也有如夢似幻的感覺。”

人生有這麼一次飛蛾撲火般的不顧一切,無論如何,也是心甘情願的吧。

徐悲鴻蔣碧薇在巴黎

在巴黎,徐悲鴻廢寢忘食地學畫,蔣碧薇毫無怨言地操持家務。蔣碧薇是極其渴望愛的女人,只要有愛,她就能暢快地舒展,管他有錢沒錢,前途曖昧不明。

這樣的愛情,激發了畫家的創作激情,他為蔣碧薇畫了很多傳世的肖像畫。人們都說,徐悲鴻畫蔣碧薇,“筆底有煙霞”。

在巴黎時,徐悲鴻為蔣碧薇畫的《琴課》

彼時,兩人感情甚篤,徐悲鴻賣了一幅畫得了一千元,為蔣碧薇買下心儀已久的風衣;蔣碧薇省吃儉用,給他買了懷錶。這樣的相依相惜,若沒有後來的風雲變幻,也是一對令世人艷羡的神仙眷侶了。

年輕的蔣碧薇不會明白,男人在最窮時候的愛情並不靠譜。因為貧窮,兩人更容易傾心相對。沒有更多的誘惑,日子也比較簡單。況且,彼時熱戀,兩人還處於“相看兩不厭”的纏綿狀態中。

著名的《蕭聲》

莫文蔚在《陰天》里唱:“開始總是分分鐘都妙不可言,誰都以為熱情它永不會減。”再偉大再浪漫的愛情,一旦從了俗,安耽於婚姻中——即便這樣聽起來也很好,就會齟齬叢生,一地雞毛。

再遇到幾個心動的人,婚姻就岌岌可危。不來點兒事,簡直就是不甘心。就如《紅樓夢》里所說:“縱然是舉案齊眉,到底意難平。”

兩人在法國的時候,日子過得捉襟見肘。初時並沒有什麼,有情飲水飽,日子一久,矛盾叢生。

在蔣碧薇為柴米油鹽發愁的時候,徐悲鴻卻我行我素地購買畫作。對於蔣碧薇的操勞,他完全視而不見。對於生活細節,他缺乏體諒和理解。他完全是個不食人間煙火的藝術家啊。

蔣碧薇像。2007年在北京以187萬成交

此時,來了個挖牆腳的張道藩,他對蔣碧薇迷得五迷三道的,對她處處體貼溫存,跟徐悲鴻完全是不同類型的。

廖一梅說,我們遇到性、遇到愛都不稀奇,我們要遇到瞭解。蔣碧薇感動於這樣的瞭解,但當張道藩火辣辣地寫信表白時,蔣碧薇還是堅決地拒絕了。

蔣碧薇與張道藩

之後,他們的生活日漸安逸穩定,感情卻由當初細紋般的裂口漸漸張裂,最終面目全非。

1928年,徐悲鴻一家子搬到了南京,收入挺高。天性里講究排場但前幾年被貧窮的物質壓抑著的蔣碧薇開始爆發了,她大手大腳地花錢,由著性子呼朋引伴地請客吃飯。

徐悲鴻是習慣了艱苦朴素的,根本接受不了蔣的揮霍。他只對古董古畫和金石圖章著魔,即便不吃飯也要買來。於是兩人幹上了,徐悲鴻買多少錢的古董字畫,蔣碧薇就買多少錢的裘皮大衣。

徐悲鴻呢,是個畫痴,不懂女人心;蔣碧薇呢,生性倔強絕不低頭。互不瞭解,裂痕越來越深,隔閡越來越大。

他們終於成了一對貌合神離的夫妻。可是,天底下大部分夫妻不都是如此嗎?日子,還是得這樣過下去。除非,被一段驚天地泣鬼神的婚外情所摧毀。

徐悲鴻筆下的孫多慈

1930年,徐悲鴻喜歡上了學生孫韻君(後給她改名孫多慈),逢人就對她贊不絕口,兩人常常朝夕相處,徐悲鴻還常去孫的宿舍找她,具體詳情不明。

蔣碧薇忍受不了了,常常同徐悲鴻吵架。這樣的爭吵只會讓徐悲鴻更加厭棄蔣碧薇。

後來,徐家喬遷新居,孫多慈買了一百株楓樹苗來祝賀。蔣碧薇妒火中燒,小妖精,竟敢欺負到家門口了?她吩咐僕人,把那些樹苗全都折斷,拿去生火!

徐悲鴻眼見著情人的楓樹全都化作了一縷煙,他的心尖尖都在滴血。可是,又能怎樣呢?他默默地給自己的畫室起名叫“無楓堂”,給自己刻了一方“無楓堂”的印章。我就是喜歡孫多慈,怎麼地?

這樣的無招勝有招,完敗蔣碧薇分寸大亂的抓狂。可是,又能怎樣呢?

兩人關係進一步變得冷漠。

1933年,徐蔣一同去歐洲辦畫展。1934年,他們結束了20個月的歐洲之旅,返回南京。

徐悲鴻筆下的孫多慈

本來嘛,蔣碧薇的如意算盤打得啪啪響,把他們分開,感情總會淡吧。哪料想,小別勝新歡,徐孫重新在一起後,戀情更加熾熱如火。

在外地寫生的時候,兩人根本不在乎學生的眼光,明目張膽地親昵萬端。甚至,情難自控,在一個僻靜處接吻。很不幸,被偷拍了。這樣的流言和照片在學校里廣為傳播,蔣碧薇氣得發飆了。

她怒不可遏地提著一把尖刀衝進了徐悲鴻的畫室,用刀刺破了孫多慈的畫作。然後一個轉身,去找校長副校長大吵大鬧。

蔣碧薇不理智的很,她這樣做無疑使得徐悲鴻顏面盡失,也把所有的退路都阻斷了,學校里也傳播著大量的流言。自此,徐悲鴻對蔣碧薇只有無盡的嫌惡,對柔弱的孫多慈是更加的憐惜。

1936年,徐悲鴻決定送孫多慈去比利時留學。蔣碧薇動用自己的人脈,把她從名單上抹掉了。徐悲鴻與蔣碧薇徹底反目。蔣碧薇投入了一直關愛她的張道藩的懷抱。

1937年,抗日戰爭爆發,徐悲鴻沒有關心妻兒的安危,反而找到了孫多慈一家,把他們接來桂林。後來,徐悲鴻到《廣西日報》上刊出了一則與蔣碧薇脫離“同居關係”的啟事。

但當徐悲鴻的朋友拿著這份報紙去找孫多慈的父親請他同意這門婚事時,孫父覺得徐悲鴻道德有問題,堅決不同意女人嫁給他。

1939年,孫多慈嫁給了許紹棣。

後來,失戀又失婚的徐悲鴻淚流滿面地懇求蔣碧薇,想回歸家庭,輓回跟蔣碧薇的關係。蔣碧薇絕情地決絕了。你曾那麼狠狠地傷害過我,我可不會讓你好過。

徐悲鴻與廖靜文

1943年,年近50的徐悲鴻打算跟19歲的廖靜文訂婚的時候,與蔣碧薇商量離婚。蔣碧薇抓住機會,一洗雪恥,獅子大開口地要了一大筆贍養費和子女教育費——100萬元和100幅畫作。

可憐的徐悲鴻夜以繼日地趕稿,一度因高血壓與腎炎病危。還清蔣碧薇的債務後,1946年徐悲鴻和廖靜文如願結婚。9年之後,徐悲鴻去世。

蔣碧薇一直都沒有原諒徐悲鴻。這就是愛嗎?誰知道呢。不過即便是愛,愛得如此聲嘶力竭,兩敗俱傷,旁人看來,也是一種悲傷。

徐悲鴻畫中的徐悲鴻與蔣碧薇

不得不說,徐蔣兩人的婚姻是失敗的。

面對婚姻中出現的問題,他們試都沒試,就輕易放棄瞭解決辦法的渴望。他們試圖用出軌來彌補在婚姻中受到的創傷,試圖在婚外情中尋找婚姻中得不到的東西,徐要獲得相濡以沫,蔣要獲得溫存瞭解。

他們從來沒想過,在婚姻中試著調整自己的姿勢,與愛人換一種方式去擁抱。他們輕易地對外在的誘惑動心,輕易地被外人攻城略地,“所有的潰敗都是從內部開始的”,沒錯的。

生而為人,婚姻里,我們註定有得不到的東西。懂得,瞭解,溫存,物質,性……這個世界上絕沒有十全十美天衣無縫的完美婚姻。如果一直琢磨著要外人來填補這份欠缺,那麼,危險和悲劇就會隨之發生。

真正好的婚姻,是試圖去瞭解對方,去改變自己,讓雙方關係更融洽。

是的,即便結了婚,依然會有讓我們怦然心動的優秀異性,依舊會有隱秘難與人言的傾慕愛戀。

真正好的婚姻,並不是跟這樣的心動絕緣,而是在面對這樣的誘惑時,能隱忍而剋制,能隔著一段距離,遠遠地註望。

這樣也很美好,不是嗎?

徐悲鴻與蔣碧薇

 

——END——

作者簡介:

水清

浙江紹興人,中學教師

公眾號:水清的八卦民國(ID:shuiqing2018)

有溫度有深度地八卦民國時期的情感婚姻、奇聞軼事

投稿郵箱: [email protected]

聯繫QQ: 3067402679

投稿須知: 註明為原創或選摘、摘錄等(若不註明責任自負),並註明聯繫方式,本平臺不設稿費,文責自負。

底下有評論,你參與了嗎?

【文藝】雜貨鋪子

三店又開張了

掃以下微信進去逛逛吧

註明“我愛鋪子”

views: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