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最陶瓷    ID:zuitaoci

一草一席

傳承千年

編的,是手藝

用的,是舒適

涼的,是沿襲

在物質生活還不富裕的以前,草席因其天然環保、柔軟耐用,成為每個家庭在夏季的必備之物。如今,家家戶戶住在空調房裡,草席則逐漸淡出了我們的視野。

一談到草席,有人會覺得“土氣,不上檔次”。但是,它曾經作為國禮送給外國有人。在1954年,當中國首次以五大國之一的身份,出席日內瓦會議時。作為一個大國,送給各國首腦的東西當然得重視。考慮再三,周總理選擇了四十多條藺草席。

草席的歷史,可以追逐到千年之前。

在科技還不發達的時間里,草席是夏季佳品

取材環保,耐用,清爽透氣。

在上世紀80年代的蒲江縣公議村,家家戶戶都能織席,“蒲江草席”遠銷省內外。“江以草為名,縣以江為名”,“以南枕蒲水故”,千年的蒲草養活了一代又一代的手藝人。而現在只剩下70多歲的王文清、王巧珍一對老人還在手工編織草席。

王巧珍老人是土生土長的蒲江人,丈夫王文清上門後就和王巧珍搭檔穿席子,到現在快60年了。“不說再過20年後,可能三五年後不曉得還有沒得蒲席哦。兩年前村裡還有幾家人穿席子,現在只剩我們一家了。”

“一床席子做幾天才賣100元左右,累得不行還掙不到錢。”王家的三個兒子一個女兒都不願意繼承爹媽的手藝。現在家家戶戶都種植水果沒人種藺草了,因為編草席又累又沒錢賺。

 或許,在不久後,蒲江草席就會面臨手藝失傳的窘境。這不僅是因為受到竹涼席和皮席的衝擊,顏值略低的草席漸漸退出了主流市場。

並且製作草席的手藝難度也非常大。

王文清老人說,穿席子最重要的原料就是藺草又稱燈芯草,每年九十月份在穀子收割後的水田種草,第二年的5月份收草。

田裡還未收割時的藺草

滿眼望去

萬里綠地萬里情

待席草長成後,人工挑選出雜質,以保證席草的質量。

 王文清夫婦倆把用穀草燒成的草木灰撒在收割後的燈草上。這樣,可以防止蟲子咬,也能大大延長草席的壽命。

工序雖然繁多,最主要的一道工序就是織席。織席人以麻線為經,以草為緯,以一張1.5米寬的草席為例,需要92條“經”和4000多條“緯”。

織席最講究配合默契,王文清夫婦如今閉著眼睛都可以完成織席的工序。

“製作“蒲席”的手工織機當地人稱作席架,寬不足1.7米,架高1.3米。席架多用柏木製作,但扣必須用材質細密、堅硬的青岡木,扣上從左到右的92個小眼歷經麻線反覆磨勒數十年,而不會有大的損傷。青岡木很重,下壓時形成的力量很大,席子才可能織得緊密。”

穿席草的麻繩,必須要結實。一根又一根的麻繩把編好的席草串起來。

在這期間,必須要集中註意力,否則草席會編的不結實,還可能半途斷線,一切都得重來。

王文清在正面負責壓扣,王巧珍則將草送入筋內,拉竹片、壓扣、拗進草根,整個上下來回的過程用時不過三四秒鐘,編製過程讓人眼花繚亂,但是看久了也會喜歡上這一過程。

換席是個體力活,王文清老人每次提扣壓扣都是一身大汗。換席的目的就是將正面的席子扣壓到後面去,方便穿席和製作更長的席子。

漫漫六十餘載

手上已磨出繭子

每次完工都是大汗淋漓

漸漸衰老的,不止制席工具

還有,千年的傳承

大機器時代的咆哮下

蒲江草席

選擇了沉默

淡出了視野

每一次時代的前進

都是手工的歸隱

千年的傳承

蒲江草席該如何踏步前行



瀏覽往期圖冊的方法:

點右上角按鈕-查看公眾號-查看歷史消息

分享到朋友圈的方法:

點右上角按鈕-選擇分享到朋友圈

,查閱上一篇文章

《從央視退休,這對126歲的夫婦,將平淡的生活過得如詩一般美麗》

views: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