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節奏的工作和生活

讓人們漸漸淡忘了生活的藝術與情調

不如偶爾拾幾株臘梅

找一個喜愛的器皿,插起來

欣賞一下隱藏在歲月里的美好



以花之名賦予生活美好

臺灣/九份

他是凌宗湧,

一個從山裡走出來的男人,

臺灣首屈一指的花藝大師。


他是臺灣最受歡迎的花藝師之一,

但是他本人卻並不熱衷社交,

他說他只是把自然引入建築中,

讓它不刻意的展現在人們的生活中。

看著他專註的伺花弄草,

很難形象19年前他只是“誤打誤撞”入行。

1998年他剛剛退伍,因為找不到心儀的工作,

在朋友的打趣下跑到一家花店當“送花小弟”。

工作期間,

他為求婚者送過花,也為逝去者送過花,

也正是一次次的悲傷與喜悅讓他明白,

花藝既要陪伴人度過喜慶時刻,

也要陪伴人的生老病死。

花在他眼裡已不止是簡單的花朵,

而是一種情感的代表。

兩年的時間凌宗湧從送花小弟成為了花藝師。

入行三年後,

他又跑去歐洲當學徒,

歐洲看似散漫卻尊崇自然的花藝審美也深深影響到了他。

回國後他也更喜歡用大自然唾手可得小物件,

把自己對生活的感受表達出來,

讓人有一種置身大自然的感覺。

正是這種精神讓他的作品備受青睞,

曾經手眾多名人的頂級婚宴,

成為Louis Vuitton、Dior、Hermès、Céline、Cartier

等奢侈品牌的御用花藝設計師。

◆  ◆  ◆

生活就是有個人陪你你一起

對於凌宗湧來說,

入對行還不是最幸運的,

最幸運的是他遇到了自己的妻子,Ivy Chen。

從此有人陪她一起共賞深夜的風和雨,

再也沒有一個人的孤獨。

而且他的太太是一位攝影師,

凌宗湧創作花藝的時候,

太太就負責拍照,

從此夫唱婦隨,恬靜美好。

美好就是有景有情有趣

工作上的聲名大噪,也讓他愈加的忙碌,

但是大山一直在他的血脈,

他一直渴望能夠回到大山。

機緣巧合之下,他看到了一張照片,

樹林環繞的一棟老房子,

水泥牆上的雨痕青苔,像極了一副水墨畫。

那裡曾是水墨畫家李承宗位於九份山上三十多年的老屋,

窗外山麓連綿,連著盡頭的一汪碧海。

凌宗湧內心深處覺得光有美景沒有人情也是無趣,

所以選擇臺灣這個既有美景又有人情的地方

和妻子一起改造成民宿,

每周一日移居於此。

凌宗湧說:“對於民宿而言,

最重要的在於一個“民”字。

“民”在這裡體現的是一種生活性,

否則就失了它原本該有的意味。”

所以他沒有為民宿特意定做傢具,

看見什麼材料就用什麼去創造,

幾乎都是各地搜集來的老物什每件。

牛鈴、木門、麻袋,看似破舊卻都帶著時間與人的情感,

留下的全是生活的記憶,低調不奢華,緩慢樸質。

門口的老藤椅,舊中藥櫃臺,中國純銅桌燈,

充滿舊時的生活氣息。

木刻牌匾“一庭種德槐應茂,三徑鋤經桂自芳”,

是他認為最適合自己的寫照。

珊瑚,薰衣草、海鹽,桂花這些擺放物,

取材天然,也是自然的饋贈。

洗漱台和純銅浴缸前的綠意,

是大自然的花藝,

抬頭的一瞬間就能欣賞到不經意的美好。

牆上隨性的一點綠一點紅,

讓整個空間多了一絲生動。

起居室淘來的老桌椅,

沒有特定的風格,卻充滿生活氣息。

卧室的鐵藝大床,純棉寢具,老式收音機

這些看似隨意粗糙的民宿,

卻得到很多人的喜愛,

就連劉若英也成為了它的迷妹。

凌宗湧覺得不僅插花講究“順勢而為”,

民宿也是,不需要刻意的裝潢粉飾,

只需要最真實的表達。

他認為:對於自然是沒有美醜之分的,

美是一種很原始、純粹的東西,

不需要過多修飾的存在,

自然而然生活的本身,就是一種美。



來源:留宿 微訊號:vipliusu

瀏覽往期圖冊的方法:

點右上角按鈕-查看公眾號-查看歷史消息

分享到朋友圈的方法:

點右上角按鈕-選擇分享到朋友圈

,查閱上一篇文章

《這間被稱為“最雅的茶館”,喝茶人心目中的“聖地”,一開始連個招牌都沒有》

views: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