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8月1日,華西都市報封面新聞報道稱,成都市民李先生在尋覓暑期補習班時,在成都雙流航空港遇到了一塊“學渣逆襲班”的廣告牌,廣告牌的中間,大大地用紅色字體寫著“學渣逆襲班”5個字。“學渣逆襲班”為初一到高三的提分補習班,針對英語和數學兩科,覆蓋單科成績在120分以下的學生。

該事件被曝光後,引發輿論高度,人民網、中青網、北青報等中央及地方各大媒體紛紛跟進報道及評論。據人民網輿情監測室資料顯示,截止8月3日10時,有關“學渣逆襲班”的網路新聞有420篇,微信文章54篇,微博126條,論壇帖文35條。

專家觀點

紀大海:“學渣”叫法有辱人格

教育專家紀大海認為,“學渣”的提法有人格侮辱色彩,要不得。考到110分的已經算是優秀學生了,如此框定補習對象,“有嘩眾取寵之嫌”。目前,在四川部分學校里,“差生”一詞都不會出現了,更遑論“學渣”。

@維揚書生:營銷手段,重點應是逆襲而不是學渣

全國優秀社會科普專家@維揚書生認為,廣告策劃者追求的就是“語不驚人死不休”,的人一多,培訓班的廣告就打出去了,議論的人一多,不正好說明商家的營銷策劃成功了嗎?

媒體觀點

新華日報:為吸引生源搞噱頭不能太過離譜

一些學習成績不好的學生自稱“學渣”,不妨將其視為自嘲。可培訓機構堂而皇之抓住這個詞大做文章、尋找賣點,則有侮辱人格之嫌,是對學生的極不尊重。為吸引生源搞點噱頭可以理解,但也不能太過離譜。

中國教育報:教育培訓機構搞營銷要有底線

在這種營銷背後,培訓機構放棄了對他人的基本尊重。個別培訓機構直接使用“學渣”一詞,正是對他人自嘲辭彙的不當擴大。許多學生覺得受到冒犯,表示絕不會到這種培訓機構學習,就是因為這種不當使用的辭彙,給當事人帶來人格的不適感。這顯然有悖於作為教育培訓機構的底線。

長江日報:“學渣逆襲班”只是粗鄙的炒作

“學渣逆襲班”說到底,就是在迎合學生和家長的成功焦慮。在學生階段,“向上爬”就體現在學習成績“更上一層樓甚至幾層樓”,這為“學渣逆襲班”提供了生存空間。“學渣逆襲班”看似粗鄙生硬,實則看透了世道人心;至於有多大的效果,顯然不能只聽商家自彈自唱。

大連日報:簡單粗暴的宣傳手段讓人難以接受

“學渣”原是同儕之間私下裡的玩笑話或是網路上偶爾發起的牢騷,本是無傷大雅的,然而當社會上的培訓機構堂而皇之地把“學渣”“逆襲”當賣點、搞噱頭,則讓本是你情我願的課後培訓補習變了味。暫且不論考試成績在120分以下的學生算不算“學渣”,就單憑這樣簡單粗暴的宣傳手段就讓人難以接受。

鄉民觀點傾向性

圍繞該教育培訓機構利用“學渣逆襲”進行廣告營銷的話題,鄉民進行了廣泛討論。與媒體普遍持批評態度不同的是,部分鄉民對此不以為然,只是對該機構將120分以下的學生歸入“學渣”的標準表示質疑。鄉民對“學渣”這一網路用語持有寬容的態度,並更多培訓的效果,對此種營銷手段表示理解。  

圖:鄉民觀點分佈(抽樣500條)

質疑學渣範疇

@徐茂民小渣渣:我聯考只有英語在120以上,理綜按比例算也不到120,也考上了一個不錯的985 。這個班是要培養清北復交啊。

@雨潔Swordsman:數學英語假如都110,文綜或者理綜200+,語文120,總分540+全部都是超過一本線的,那請問機構主咱們國家沒有上一本的都是學渣?

培訓效果

@AmberWang-007:講真,分數低還不會,在學校裡面對的傷自尊情況恐怕更多,點名回答問題不會不尷尬嗎。有人願意教,你只要努力就有機會改變這些,為什麼不去。

@H日月星:我覺得很正常這種給自己一個激發自己潛力的機會。

寬容網路用語

@Amera_劉小派派:這隻是個網路用語吧,一般用來自嘲,學渣一詞真看不出哪裡侮辱人格了。

@一如少年模樣4237:學渣明顯是自嘲,用不著這麼上崗上線吧。

理解教育營銷

@ninety-nine99:營銷手段。要是普通教育培訓標題,連新浪熱搜都不會上。 再一個,專家有沒有想過班級排名學校大榜也是人格侮辱的體現呢?從廣告營銷角度講,這一波,人家贏。

反感學渣稱呼

@波奇網:學霸學渣的定義因人而異,但在廣告中出現這種詞語確實挺不適合的,容易扎心。

@小乖獸啦:誰去了就等於自己被罵成學渣。

輿情觀察

1.輿論報道合力批評粗暴營銷

“學渣逆襲班”一經報道,即引發各大新聞媒體的密切,人民網、中青網、央廣網等中央新聞網站紛紛對此進行轉載。大連日報、新華日報、長江日報等傳統紙媒亦刊發評論,批評“學渣逆襲班”炒作營銷。北京青年報刊文《“學渣逆襲班”究竟在愚弄誰》指出,這種另類提法,存在傷及無辜、觸犯法規以及踐踏教育規律三大弊病,並質問如此罔顧底線的創新,究竟是在愚弄誰?

在微博平臺,@人民網 @中國青年報 @解放日報 @中國日報 @半島都市報 @天府早報 @揚子晚報 @重慶晚報 @江南都市報 @武漢晚報 等中央和地方主流媒體旗下微博賬號紛紛轉發相關文章,引用專家觀點,認為“學渣”提法有人格侮辱色彩,引髮網民大量跟貼評論和二次轉發。僅@人民網 一條微博下即引發評論1991條,轉發278次,點贊3054次。

紙媒、網媒、專家、大V和鄉民形成合力,對該機構的粗鄙營銷進行了強烈抨擊。輿論認為,“學渣逆襲班”嘩眾取寵、粗鄙炒作,嚴重違背公序良俗,對教育機構長期的品牌形象建設不利。正如《大連日報》評論中所指出的,簡單粗暴的宣傳手段讓人難以接受,如此宣傳要不得。

2.粗鄙炒作有損品牌形象

該教育培訓機構打出“學渣逆襲班”的旗號,將單科120分以下這一成績並不算低的學生群體歸入“學渣”的範疇,或意圖借助“學渣”這一富有爭議的稱謂進行教育營銷,借助眼球效應,的確可能吸引不少家長和學生的,乃至媒體的聚焦,帶來一時的經濟效益。然而,這種營銷模式忽視了作為一家教書育人的教育培訓機構應有的社會責任。

教育培訓機構的品牌形象,不僅體現在教育培訓的成果上,體現在學生的學習成績上,而且也體現在其所應承擔的社會責任上。該機構以“學渣”為噱頭進行教育營銷,引發了輿論的普遍質疑和不滿,形成了輿論負反饋。如金羊網所評,這是一次失敗的教育營銷案例。培訓機構是否真的瞭解學生心理?鄉民的輿情反饋中可以看出,“學渣”原是一個網路用語,很多人平時雖以“學渣“自嘲,其中有的是真學渣,有的只是自謙而已。而“學渣逆襲班”讓學生被定義為“學渣”,不免讓人不適和反感,由此引發輿論對教育機構品牌炒作低端化和娛樂化的聯想。

3.輿論呼籲進一步規範教育培訓市場

有律師從法律角度指出,“學渣逆襲班”有可能侵犯到不特定主體的名譽,同時該廣告也有可能因違背公序良俗而違反廣告法的相關規定,有傷學生人格。歷史上,這並非孤例。2011年10月,西安一所國小對部分學習、思想品德表現稍差的學生髮放“綠領巾”,這一具有歧視性的校園舉措引發了輿論爭議。“綠領巾”事件發生後,當地宣傳部門乃至教育部門進行了積極回應,最終該學校撤消了這一做法,當地教育主管部門和學校領導進行了道歉。

長期以來,成都市教育相關部門致力於推進優質教育均衡化,在教育普惠全體學生方面做了卓有成效的工作。該教育機構以“學渣”這一歧視性稱謂將學生劃分層次,其營銷手段顯然是違背教育主管部門要求的。輿論呼籲應進一步規範教育培訓機構市場,強調教育培訓機構的社會責任,莫讓“學渣逆襲班”這樣的粗鄙宣傳成為教育培訓機構以犧牲學生尊嚴為代價牟利的手段。

(作者 |人民網輿情監測室  張曉旭)

掃描二維碼

加管理員進入

人民網輿情中心冬粉群 

人民雲——大資料中央廚房

眾雲大資料開放平臺 

眾雲是業內領先的智慧化輿情監測分析平臺,一分鐘註冊,永久免費。人民慕課人民慕課致力於成為黨政幹部新媒體素養、輿情應對的網上課堂,成為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和中國文化的傳播載體。 

人民網輿情監測中心微信公眾號

《網路輿情》

雜誌發行部

《網路輿情》幫領導幹部讀網

電話:010-65368404

郵箱:[email protected]

培訓咨詢中心

“人民大課堂”

人民網高端輿情培訓長年招生

報名電話:

徐老師 010-65363211

任老師 010-65363952

報名郵箱:

[email protected]


來源|人民網輿情監測中心微信公號,獨家內容轉載請註明出處以及作者

主編|胡永明   實習編輯|張曉旭


views: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