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光燮是中國人民解放軍涌現出的黃繼光式的戰鬥英雄。在1962年中印邊界自衛反擊作戰中,他捨身滾雷,英勇捐軀。

羅光燮(1941~1962),1941年生,四川樂至人。1958年11月加入中國共產主義青年團。1960年8月應徵入伍,在邊防部隊某部工兵連1排2班當戰士。1962 11月18日,他所在工兵排奉命配屬邊防某部清除侵華印度軍隊在中印邊境西段的一個重要軍事據點,遭到印軍炮火攔擊,傷亡不斷增加,2名排雷戰士相繼負傷。

這時,羅光燮挺身而出,緊握爆破筒,衝進雷區。闖過兩道炮火封鎖線後,不慎觸發一顆被積雪覆蓋著的地雷,左腳被炸掉,陷入昏迷,爆破筒滾下山坡。他蘇醒後,印軍炮火仍在繼續,為了爭取時間,在不能站立、沒有任何排雷工具的情況下,義無反顧地向前滾去,以身體引爆地雷。左臂被炸斷後,仍繼續向前滾動,不斷引爆地雷,直至壯烈犧牲,年僅21歲。

1962年中印邊境自衛反擊戰開始後,在熱瓊溝西側山梁後緊靠國界一側的印軍27號據點,修在中國境內的5100高地上,地勢險要、易守難攻。

由於居高臨下,視野開闊,由此向東可通視中國境內縱深10多公里,向西可清楚地瞭望楚舒勒附近的丁如澤地區,是印軍丁如澤機場的最後屏障。第11廓爾喀步兵聯隊第1營不僅在高地上修了大大小小的30多個地堡和半地下室,配備了強大的火力,還在陣地前沿的山坡上設置了縱深達600米的雷場。因此,攻占5100高地是新疆邊防部隊反擊戰的最後一場硬仗。

11月18日8時57分,阿裡地區邊防分隊1個連向第11廓爾喀步兵聯隊第1營3連發起了反擊。戰鬥一開始,步兵連剛向印軍陣地前沿發起衝鋒,就誤入雷區,尖刀班的幾名戰士被引發的地雷炸的非死即傷。

這時,5100高地上的輕重機槍又猛地響了起來,封鎖了雷場邊緣;高地東南側下方山谷中的10多輛美製M-26“潘興”式坦克,連同丁如澤、莫爾多一帶的印軍炮兵也開始向中國境內各高地前沿實施攔阻射擊,部隊暴露在光禿禿的寸草不生的山坡上,傷亡慘重。

“工兵!工兵!”步兵連長曹富榮急了,扯開嗓子大叫起來,“快把地雷排掉”。隨步兵前進的工兵排副排長應聲而出,帶著工兵3班幾名戰士衝進了雷場,“轟”地一聲,副排長剛走出不遠,就被一顆地雷炸傷,3班的幾名戰士也相繼在雷場中陣亡。

工兵2班又上去了。跟在班代張銘儆身後的是剛入伍不到兩年的四川籍戰士羅光燮。在第一階段反擊作戰中,他曾隨連隊參加了喀喇昆侖山脈的反擊作戰行動。

為了作戰方便靈活,羅光燮在零下40度的嚴寒中不光脫掉大頭鞋換上了輕便的膠鞋,又甩掉皮手套,赤手拿著爆破筒。但還沒等他衝上去,印軍傑特聯隊就垮了,他卻因在嚴寒中長時間緊握冰涼的爆破筒,雙手被活生生地揭掉了一大塊肉,落得個2度凍傷。

在臨時包扎所里,團里的軍醫認為,再不及時治療,兩隻手有截肢的危險,並堅持要把他送到後方醫院治療。但是,在往後方轉院的途中,他卻找機會溜了,搭便車返回了連隊。

班代張銘儆先衝進了雷場,開始用探雷針起雷,並命令羅光燮用爆破筒在前方引爆地雷,開闢通路。他彎腰猛跑了10多米,剛透過了一片開闊地,“轟”地一聲,腳下1顆被白雪覆蓋的蘇制防步兵壓發雷響了。等他醒過來忍著劇痛撐起身子一看,只見左腿下方血肉模糊,左腳掌連著大頭鞋飛到幾米以外,身後背著的56式半自動步槍被炸得七零八碎,爆破筒也落到右邊的懸崖下。

後面的班代張銘儆見他負傷,正要衝過來救援,卻只見他轉過頭來向後面的戰友艱難地舉起一隻手臂,嘴裡似乎喊了幾聲,然後又把傷殘的身軀撲在地上,不是向後方,而是向雷場縱深爬了過去。“轟”,幾秒鐘後,又一顆地雷炸響了。這次,羅光燮的左臂又被拋到幾米以外。

當他再次蘇醒的時候,又回過頭來看了看正向他撲過來的班代,示意告別,然後又橫爬過身體,用右手硬撐著,使身軀沿著山坡向雷場深處滾去,“羅光燮!”張銘儆幾乎是流著淚吼了起來,但已經晚了。“轟!轟!轟!”隨著一連串地雷爆炸聲,羅光燮殘缺不全的軀體消失在一片紅光黑煙之中。羅光燮壯烈犧牲,年僅21歲。在他的身後,出現了1條6米寬的通道。

周天喜,中國人民解放軍戰鬥英雄。四川安岳人。

1956年參加中國人民解放軍。1959年加入中國共產黨。1962年參加中印邊境自衛反擊戰,任排長。在瓦弄地區80高地戰鬥中,兩次負重傷,仍頑強戰鬥,指揮全排連續炸毀印軍兩個地堡群,奪回高地,為部隊反擊創造了條件,自己在戰鬥中犧牲。1963年,部隊領導機關為他追記一等功,所在排立集體二等功。同年被國防部授予戰鬥英雄稱號。

王忠殿,中國人民解放軍戰鬥英雄(1944年6月23日—1962年11月18日),河南省焦作市上白作鄉東塔掌村人,1961年參軍;1962年,參加在我國對印自衛反擊戰西線作戰;在一次清除入侵印軍據點的戰鬥中,我軍兩次實施爆破均未成功,部隊前進受阻;他主動要求前去爆破,兩次將爆破插入敵堡,均被推出;當第三次將爆破筒插入敵堡,敵軍企圖再次推出時,毅然用身體抵拄,炸毀地堡而犧牲!同年,部隊黨委根據其生前志願,追認他為中國共產黨正式黨員,追記一等功。烈士遺體安葬在新疆葉城烈士陵園。

1961年,新疆軍區某部來焦作征兵,王忠殿報名應徵,經過體檢,身高、體重均不合格。但他仍不死心,心中想:黃繼光、董存瑞當兵就憑自己的堅決性兒,我怎麼不行!因此,他找到接兵部隊的李連長,死磨硬纏,堅決要求參軍。王忠殿忠心報國的思想,執著的倔犟勁,李連長打心眼裡喜歡,但考慮到他家缺少勞動力,所以一時沒有表態。王忠殿看出了李連長這一點,更不願放過這個機會。

1961年7月30日,新兵集中了。在李連長的住所,王忠殿急中生智地搬來了父親、姐姐和市人武部齊部長,大家都懇求李連長說:“去年,忠殿沒驗上,急得掉下了眼淚,幾天沒吃好飯,今年你們無論如何也要收下。”王忠殿的父親接著說:“要說勞動的話我還敢跟小伙子比哩!”武裝部齊部長也一再做工作。最後接兵部隊批准王忠殿入伍。

到部隊後,連指導員給新戰士講了第一節政治課,是人民解放軍的宗旨:緊緊地和人民站在一起,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指導員說:在這個宗旨下麵,這個軍隊具有一往無前的精神,它要壓倒一切敵人而決不向敵人屈服。不論在任何艱難困苦的場合,只要還有一個人,這個人就要繼續戰鬥下去。

王忠殿聽了以後,進一步認識到人民解放軍之所以有力量,是因所有參加這支軍隊的人,都具有自覺的紀律、勇於獻身的精神。剛到部隊那幾天,他總是輾轉反側,難以入睡,總想著部隊領導講的話,許許多多的英雄的形象又浮現在他的面前。他暗暗下決心,一定要做黃繼光、董存瑞那樣的人,聽共產黨的話,做一名人民的好兒子。在部隊緊張軍訓的空閑時,王忠殿找來了董存瑞、黃繼光的畫像,貼在自己日記上的第一頁。畫像下麵端正地寫著:“學英雄思想,走英雄道路,像英雄那樣生活,像英雄那樣戰鬥。”

為了實現自己的諾言,王忠殿恨不得一下子把保衛祖國的本領學到手。軍事訓練中,他苦學苦練,汗不知流了多少。膝蓋手肘磨破了,他咬牙忍著疼痛堅持訓練。為了給自己增加訓練難度,他早起晚睡,在槍尖上掛個沙袋練瞄準,手端土坯練臂力。由於他吃苦耐勞,處處領先,先後被部隊評為五好戰士、特等射手。

由於印度軍隊在我國邊境武裝挑釁逐步升級,王忠殿所在部隊接到上級命令,開上了喀喇昆侖山,擔負起保衛邊疆的神聖任務。

當年11月13日,戰鬥打響了,王忠殿發揚一往無前、不怕犧牲精神,英雄殺敵,榮立三等功,在火線上被批准加入共青團。

15日,部隊由西線開往中線。17日晚,到達西藏日土中後,九連接受了反擊印軍某據點的任務。夜裡黑得伸手不見五指,指戰員們背著武器彈葯,冒著攝氏零下45度的嚴寒,攀登海拔5200米的高山。山上狂風漫捲多年的積雪,飛沙走石,更增加了行軍的困難。在行軍路上,王忠殿不知摔了多少跤。他和戰友們不顧亂石碰傷腿腳,不顧汗水濕透衣服,憑著過硬的身體素質和勇往直前的必勝信念,經過七個小時的跋涉,終於翻過高山,插到印軍某據點的背後。

這次戰鬥,王忠殿所在的一排擔任主攻。王忠殿在槍林彈雨下,連續兩次順利完成爆破任務,但他的下嘴唇,卻因此受了傷,鮮血一滴滴灑在胸前。戰友楊志成見狀準備給其包扎,王忠殿拒絕道:“不行,包住嘴就沒法對敵人喊話,我還要活捉幾個俘虜!”

這時,上級命令九連一排立刻出發支援八連。原來,八連在向一個馬鞍形高地發起衝擊時,突然受到印軍暗堡火力的阻擊壓制,全連暴露在一個開闊地上,前進不能,後退不得,情況危急。

九連一排接到命令,就向印軍的側後插去,經過三次運動,在離印軍暗堡20多米遠的一道棱坎下卧倒隱蔽起來。這個暗堡有20多米長,印軍密集子彈朝外瘋狂射擊。王忠殿知道:“不排除這個障礙,部隊直接在印軍火力威脅下,會遭受更大的傷亡。

印軍的機槍在瘋狂射擊,王忠殿得到排長許可後,從戰友手中拿過一根爆破筒,躍出工事,和戰友楊志成一起向印軍火力點匍匐衝去。

印軍暗堡中射出的子彈,打得前進路上噗哧噗哧直冒煙。只見王忠殿端著爆破筒,楊志成抱著炸葯包,在火力掩護下,一會躍起,一會卧倒,一直衝到暗堡跟前。

王忠殿“嗖”地一個箭步翻身衝進那密彈交織的火網,從正面向印軍火力點衝去,雙手把爆破筒插進麻袋的縫隙里。

可是,還沒等拉火,爆破筒卻被印軍推出來了。王忠殿又使勁推了進去,剛要拉火,爆破筒再次被推出來。他咬牙切齒,怒不可遏,第三次把爆破筒推進暗堡,用盡全身力氣頂住,拉斷導火索。爆破筒吱吱作響,王忠殿凜然站在那裡頂著。楊志成喊他下去,他動也不動,堅持再堅持,連長著急地高喊:“王忠殿!王忠殿!趕快下來!趕快下來!可是王忠殿已是全然不顧,剎那間,撼天動地的“轟隆”聲,王忠殿用自己的生命之軀,為勝利開闢了道路。

司馬義·買買提,中國人民解放軍戰鬥英雄。1940年-1962年10月27日,新疆英吉沙縣人,維吾爾族。在中印邊境自衛反擊戰中英勇作戰,壯烈犧牲,國防部授予“戰鬥英雄”光榮稱號。

1960年1月,司馬義·買買提參加中國人民解放軍,在新疆軍區某邊防部隊服役,任戰士、班代。

1962年10月27日,他所在的三班在副連長的帶領下,乘汽車在邊防線執行巡邏任務時,突然遇到一股竄入我國領土的印度侵略軍。印軍倚仗居高臨下的有利地勢,向我巡邏車輛猛烈掃射,汽車前輪被打穿,車廂板被擊破,戰士們完全暴露在印軍的火力下,密集的彈雨壓得頭都抬不起來。

為了扭轉戰局奪取勝利,為了祖國領土不被侵犯,司馬義·買買提大喊一聲:“副連長,我去把敵人的火力引開。”說著他躍過車廂後尾,端起衝鋒槍向敵人猛烈射擊,敵人的火力被他吸引了過去。

在彈雨中,他的腕、肋部、右胸膛多處中彈,身受重傷,仍忍著劇痛堅持戰鬥。司馬義·買買提的英勇行動為戰友們贏得了時間,戰士們趁印軍火力轉移的時機,迅速調轉安置在汽車駕駛棚上的重機槍的槍口,向印軍猛烈還擊。在援軍的支援下,三班全殲了這股敵軍,奪得了戰鬥勝利,而司馬義·買買提不幸壯烈犧牲,年僅22歲。

為表彰司馬義·買買提的英雄事跡,部隊黨委給他追記一等功,追認為中共黨員。1963年3月9日,中華人民共和國國防部授予司馬義·買買提“戰鬥英雄”光榮稱號!

作者:瀚海狼山
來源:刀口談兵

延伸閱讀:1962年對印自衛反擊戰始末:4萬解放軍擊敗30萬印軍

中印之戰--是一場中國不情願打、又不得不打的戰爭,毛澤東也不情願打。中印兩國本是友好鄰邦。印度曾是第一個和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立外交關係的非社會主義國家,中國政府也給予了熱情的回報,1951年為緩解印度的糧荒,中國在自身糧食緊缺的情況下,向印度提供了66萬噸大米。20世紀50年代,兩國官員頻頻互訪。周恩來總理曾4訪印度,共同確立了和平共處五項原則。1958年,中國在尼赫魯的主張下參加了萬隆會議。更令人難忘的是尼赫魯訪華,在那一段時間里,中印兩國的大地上到處響徹“中國印度是兄弟”的呼喊聲。

然而就在這熱烈的歡呼聲中,中印關係危機卻已悄悄來臨。眾所周知,中印兩國獨立與解放之前,雖然未曾正式劃定過邊界線,卻早已形成了一條各自遵守的習慣邊界。印度自1947年獨立後,開始時一直遵守著這一邊界。但在1954年,印度政府卻修改了官方地圖,把東段非法的“麥克馬洪線”作為已定國界,占領了屬於中國的9萬平方公里土地,又在中段侵占了阿裡地區的2000平方公里土地,還把西段的巴裡加斯劃入印度版圖。這樣一來,印度共侵占中國領土達12.5萬平方公里,相當於中國一個福建省。兩國關係就此跌入低谷。

印度獨立後,尼赫魯便開始實施他的“大印度聯邦”狂想,併在西藏問題上做了不少手腳。1947年3月,當時的印度臨時政府曾慫恿西藏DL。尼赫魯在會場上懸掛的巨幅亞洲地圖竟將西藏置於中國的版圖之外,後經國民政府代表鄭彥的強烈抗議,尼赫魯才給予更正。同年5月,印度臨時政府還向西藏葛廈提出“繼承並保持英國在西藏的特權和利益”備忘錄。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尼赫魯政府又阻止西藏當局上北京商談和平解放問題。當中國人民解放軍進軍西藏時,印度駐華使館竟在向中國政府的照會中說:“中國軍隊之侵入西藏不得不認為是可悲的。”此外,印度還向西藏地方武裝提供軍火,阻止解放軍進藏。1951年2月2日,印度軍隊乘中國在北韓激戰無暇西顧,派兵占領了西藏地方政府管轄的達旺地區。此後,中國政府經過多方交涉表明態度,印方明目張膽的軍事活動才有所收斂。然而印度政府不僅不肯退出占領的中國土地,反而加緊了蠶食的進程。

尼赫魯甚至公然向中國政府提出,把有爭議的12.5萬平方公里土地全部劃歸印度,中印關係隨即惡化。尼赫魯完全阻絕了中國政府防止邊界衝突的各項建議,一意孤行地執行“前進政策”,繼續侵占中國領土。1962年10月,尼赫魯向印度軍隊下達了“將中國軍隊趕出去”的命令,中印邊界戰爭全面爆發。

1962年10月,印度當局錯誤地估計情勢,在大國支持下,向我發動了大規模的武裝進攻。我西藏、新疆邊防部隊被迫進行自衛還擊。這次自衛還擊戰,在中印邊境東段和西段進行。從1962年10月20日開始,至11月21日基本結束,歷時1個月,經歷了兩個作戰階段。

第一階段,自10月20日至28日。主要反擊方向為克節朗--達旺地區。戰前,印軍在東段和西段的兵力為1個軍部、1個師部、4個旅部、21個步兵營,約22000人。我軍投入作戰的部隊有:西藏邊防部隊4個多團、新疆邊防部隊1個多團和昌都、林芝、山南分區的部隊。在克節朗方向,我軍根據印軍布勢前重後輕、翼側暴露、正面寬、縱深淺的特點和地形情況,採取了從兩翼開刀,迂迴側後,包圍分割,各個殲敵的戰法。自20日上午7時30分開始反擊至當天下午,便大部殲滅了該地印軍。接著,分兵5路,齊頭併進,乘勝追擊,於24、25日,先後進駐車新橋、達旺等地。在西段地區,我軍於20日8時25分對入侵加勒萬河谷和紅山頭之敵發起反擊,經1小時戰鬥,全殲該敵。21日乘勝擴張戰果,至23日便全部掃除了班公湖兩岸及其以北地區的31個印軍據點。隨即揮戈南下,反擊巴裡加斯地區之敵,殲其一部。昌都、林芝、山南分區部隊,也於10月20日實施反擊,先後拔除敵據點多處,進占易古通、馬尼崗、塔克新和哥里西娘等地。第一階段作戰至此便告一段落。

第二階段,自11月16日至21日,主要反擊方向為西山口--邦迪拉地區和瓦弄地區。戰前,印度當局從全國各地調兵遣將,使東西兩段總兵力增至3萬人。我軍投入作戰的兵力也增加到13個多團並一部分炮兵。在西山口至邦迪拉方向,我軍根據印軍布勢特點,以部分兵力反擊西山口,打敵之頭;以部分兵從兩翼夾擊申隔宗、略馬東,擊敵背腹;另以部分兵力實施遠距離、大縱深的迂迴、直插德讓宗、邦迪拉之間,斷敵退路。這樣,便形成了對西山口、德讓宗地區之敵的多路向心合擊,經1天激戰,我軍占領西山口、德讓宗、申隔宗,殲滅印軍一部。19日,占領邦迫拉,並於略馬東地區圍殲近千名逃敵。

爾後,主力即在西山口至邦迪拉地區展開搜剿,一部分兵力繼續向南追擊,於21日進占吉莫山口、比里山口和鷹窠山口一線。在瓦弄方向,我軍一部於16日晨發起反擊,殲敵一部,印軍第4軍軍長和第11旅旅長倉皇逃走。我軍在當天下午即占領瓦弄,一部就地搜剿,另一部分兵向南追擊,至21日,先後進至薩木維爾和金古底,逼近傳統習慣線。在西段地區,我軍於11月18日至20日,清除了殘存在我境內班公洛地區的6個印軍據點,殲滅大部守敵。在東段中部,我軍也於11月18日開始反擊,先後拔除印軍據點16處,殲敵一部。1962年11月22日零時。中國軍隊遵照毛澤東主席的命令,在中印邊界全線停火。

1962年中印邊境自衛反擊戰中,印軍“王牌旅”--第四師第七旅被中國人民解放軍全殲,旅長達爾維准將被活捉,印度舉國震驚,總理尼赫魯痛心疾首。印軍第七旅原屬英國殖民主義的軍隊,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與德、日、意三國法西斯軍隊作過戰,號稱“打遍歐、亞的勁旅”。所屬的幾個營大都成立於18、19世紀,有著100多年的歷史,歷經百戰,功勛顯赫。然而,正是這位尼赫魯總理執迷不悟,才使“王牌旅”全旅覆沒。

戰爭後期,我軍先頭部隊推進到了距印度首都新德里不足300公里的戰線上,印度軍隊在中印邊界戰爭中的徹底失敗,使尼赫魯亂了方寸。他不與任何人商量,獨自向美國總統肯尼迪求救,要求派轟炸機和軍隊與中國作戰。印度國民也從未經歷過如此失敗情緒的衝擊,全國陷入一片混亂。新德里城內居民四散逃跑,印度上層領導人苦無對策,印度政府被迫臨時將總理府從新德里遷往孟買。可就在這個時候,中國軍隊卻單方面宣佈停火,並主動撤退到1959年11月中印實際控制線後20公里,而印度政府卻未能理解中國的善意。他們認為中國軍隊的“懲罰”大大傷害了印度的自尊和體面,並把中國主動釋放全部被俘人員、所繳武器和軍用物資也說成是陰謀。印度政府對中國的誠意根本不予理睬,並拒絕任何形式的談判。

中印戰爭後,印度政府在對外政策方面很大程度上放棄了“不結盟政策”,並迅速向美國靠攏。1970年英迪拉·甘地政府與蘇聯簽定了為期20年的帶有軍事同盟性質的雙邊條約。當時蘇聯外長葛羅米柯說,如印發動戰爭,蘇聯將在軍事、外交上全面支持印度,並牽制中國對巴基斯坦的援助。與此同時,印度為了報邊界戰敗的一箭之仇,開始了全面的擴軍備戰,並專門組建了針對中國軍隊的“山地師”部隊。“中國威脅論”也從此籠罩印度大地,中印關係進入了冷凍期。但有爭議的大部分地區牢牢地掌握在中國的手中。

來源:牛城晚報


views: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