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者按:

《星月閃耀的雷州》是吳家棟先生撰寫的雷州文化草根系列,現收錄發表,每周一期,敬請閱讀!

“星月閃耀的雷州”之六 

文 藝 草 根 張 權

前排左二為主人翁 張權

2012年雷州市“清官文化”雷歌創作大賽獲獎之歌評出來了,評委何安成主席瀏覽獲獎者姓名時,眼睛一亮,因為他發現了雷歌歌壇的一顆耀眼的星——張權。在這次比賽中,張權共投了四首雷歌,這四首都獲獎了,其中二首獲優秀獎,一首獲二等獎,一首獲一等獎。為此,何主席還特別約見了張權。

張權,1980年在企水鎮國小開始他的教師生涯,1990年前連續六年被評為雷州市優秀教師,這種現象在雷州市很少見。企水鎮教辦領導三番五次勸說他當校長,他推辭了,說:“我的興趣和激情都放在教學上,我一心想當一名好教師,不想讓忙碌的政務侵吞我的時間。”1990年,該鎮田頭國小校長因住院去了,群龍不能無首,張權被委以重任,負責學校全面工作。一個學期後,因為治校有方,一紙任命書馬上到來,張權從此便當了17年校長。在漁民國小、企水二小任校長期間,更是把學校辦得紅紅火火。一直到2006年,教育局做出把企水二小和企水中學合併為企水學校的決定,擬任命張權為企水學校總務主任。張權對教育局領導說:“局長,你還是調我到城裡工作吧。”

局長說:“你如果到城裡,就不能擔任領導職務了。”

張權說:“其實權力並不是我所熱衷的,教學研究才是我的最愛。”於是,張權被調到雷州師範附小來。這以後,曾有人勸他競選學校中層幹部,他一笑了之,“心不為形役”。

張權對文藝的愛好深受家庭影響。1979年,他高中畢業,當時有許多老人常和他父親一起談論雷歌、對聯、詩詞。近朱者赤,張權也開始研習起這些方面來。從1980年開始,他便向吳川振文鎮詩聯社寄出自己的對聯作品;從1983年開始,便參加鎮、縣舉辦的雷歌賽。有些朋友知道他有這方面的雅興後,也喜歡以文會友,到他家去搞文藝沙龍。他見到或聽到什麼事,覺得值得一寫,或者靈感來了,也會馬上用詩、雷歌等形式寫下來。如,1985年他在雷州中醫院聽到幾位老人談論,說到某局長在任時門庭若市,退休後“門前冷落鞍馬稀”。張權聽後馬上創作出一首雷歌:

一下退休門頭冷,病都沒人看一下。

如果未交局長印,那幫守日和守夜。

後面,遇到縣文化館徵稿,他把這首歌投過去,結果被評為三等獎。這樣的事還有許多,他也為此創作了不少雷歌,如:

 

只是打個小噴嚏,早開病條把假休。

自從實行責任制,病癥全沒乜理由?

 

父親怕他因歌惹禍,勸他不要再寫這類歌了,他只是笑笑,還是偷偷寫這些諷刺歌,他認為這些歌更有力量,更能發揮雷歌的作用。類似的歌還有《歉雞母》:

  

吃谷妃走腳總趴,蛋隔幾日都沒生。

勸它讓窩給雞雛,咯叻哭啼講不平。

  

鎮文化站徵稿,他投了這首歌,評委評它為三等獎,但讓某領導過目時,該領導認為是影射老幹部,把此歌壓了下來。是的,這首歌確實批評了80年代一些不好的現象。後來,縣文化館舉辦雷歌賽,張權把這首歌寄過去,結果很有趣——獲得二等獎。

 

1985年,雷州市雷歌研究會發起人之一李保衛先生專程來企水找他,說:“在縣文化館雷歌獲獎作品中,我看到你的雷歌,覺得你對雷歌很有造詣。希望你能加入雷州市雷歌研究會。”

他對雷歌創作的理念是:不講究多,但要求精。因此,他註意對雷歌的推敲,註意表達的切入角度。如在參加“清官文化”雷歌創作大賽中,他想到要刻畫法官,必須抓準對象的特征,於是,他從法官頭頂上的國徽以及法槌、天平這三個角度來切入,寫了一首《法官吟》:

  

頭頂國徽求公正,鐵面鑄成正氣歌。

高舉法槌持真理,心中天平永不斜。

   

第三句“持”本寫為“求”,經過一番深思比較,覺得還是“持”字好。因為“求”只是表達出“尋求、追求”之意,而“持”字則帶有“堅持”之意,更符合法官的特點,因為法官必須鐵面無私,只能是“堅持”,不是“尋求、追求”。結果這首歌獲得了一等獎。

   

他覺得還可以用百姓的口吻來贊揚法官,可以運用以小見大的手法來寫法官。於是,《平息村鬥》在他的喃喃有詞中誕生了:

   

庭長功勞念不了,調解深入到田溝。

為平兩村爭和鬥,大小家庭總轉全。

 

當我們讀完這首雷歌,仿佛見到一位一心為民、踏實工作、不顧安危、勤勤懇懇的好法官就站在我們身旁。這首歌后來獲得了二等獎。

 

2011年春節,張權在別人的催勸下,來到南湖,參加雷州市雷歌研究會在這兒舉辦的雷歌即興賽(筆試),第一個賽題是“喜登歌壇”,要求所有參賽者必須在十分鐘內以此為題寫出雷歌。十分鐘,時間是那麼苛刻!張權的思維像駿馬那樣馳騁開來,他想:何不就近取材,聯繫南湖來說。於是,他寫下開頭兩句:“新年初一起大早,趕到南湖來賽歌。”這兩句太平凡了,如果歌寫得沒有文采,很難獲獎,不如把湖水比作墨。於是,他又接著寫出“湖水做墨寫不盡,頌黨恩情上歌壇”。最後一句,主題突現,形象地表達出黨的恩情之深。比賽結束時間已到,評委們當場評選,主持人公佈:張權獲得了“喜登歌壇”這一賽題的金獎,頓時掌聲雷動。不簡單呀,歌不但寫得快,而且寫得精彩!

 

近幾年,張權所參加的雷歌賽,都獲獎。只說剛過去的兩年吧,2011年,他除了獲得雷州市雷歌研究會雷歌即興賽金獎外,還獲得:雷歌研究會春節雷歌大賽優秀獎;“媽祖杯”雷歌比賽三等獎、優秀獎;文聯“慶祝中國共產黨90華誕”雷歌大賽三等獎;文化館“紀念中國共產黨建黨90周年暨辛亥革命100周年” 雷歌比賽優秀獎;文化館“賀中秋、慶國慶”雷歌比賽三等獎。2012年,除了獲得“清官文化”雷歌比賽四項獎外,還獲得廣東雷州孝文化圖書館、湛江市文化館等五個單位聯合舉辦的“孝道杯”二等獎。

 

受劇團之邀,張權寫過《花堂搶親》劇本,他註意從歌詞、場景等方面進行創新,演出後群眾很喜歡。另外,他還寫了《二八新娘二歲郎》、《青娥淚》、《包公審魂》等雷劇。他寫過一些小品、詩歌、詩評、故事等,小品《紅土蛟龍》曾獲2010年文化館小戲小品比賽鼓勵獎,故事《“無功坡”的傳說》刊登於南方人民出版社出版的《雷州民間故事選集》,詩歌《謝謝您,媽媽》獲得文化館2011年詩歌比賽二等獎。

 

張權在對聯創作方面成就也不俗。如2011年,他就以“喜鵲登梅傳捷報” 對“ 嫦娥偕兔賀新春”,把文化館春節楹聯比賽一等獎納入囊內。他認為參加對聯比賽,為了吸引評委眼球,應講究標新立異。他參加2013年春節文化館對聯賽,就在這方面下了一番工夫,構思出這樣一副對聯:

 

雷催喜雨,喚回大地農田綠;

州擁百川,造就名城福水長。

 

這副對聯,採用了鶴頂格的拆字聯。把“雷州”兩字嵌入上下聯首字位,另外,他把“雷”字拆成“雨”字和“田”字,把“州”字拆成“川”字和“水”字。這副聯不但巧妙,而且寫得自然,寫出了雷州的特色和美好生活。此聯被評為三等獎。

 

張權在教學方面也是能手,他憑自己的努力、實力,獲得了“南粵教壇新秀”等一抽屜的證書,獲得了學生、群眾、領導極佳的口碑。他的論文發表於《師魂》等報刊。他捨得下工夫去輔導學生寫作,一大批學生獲獎的同時,他也多次榮獲國家級輔導獎,如“全國國小作文教育成果”一等獎、“語文報杯”全國國小生作文大賽優秀指導一等獎。由於他在作文輔導方面成績顯著,校報《星光報》特為他開闢了一個專欄:張老師教你寫詩。

 

前幾年,張權開始思考一個問題:怎樣才能為湛江本土文化做點貢獻,怎樣才能使本土文化走得更廣、知名度更響亮。他想到了辦網站,他的想法得到讀設計專業的女兒張瑾的支持和協助,他先後投入了約兩萬元,經過一年辛苦的籌辦,“湛江紅土文化網”閃亮登場,湛江本土文化也得到更廣泛的傳播。

同期發佈於華播號媒體引擎

更多半島文化閱讀


雷州歌謠:笑公也讀儂子書

記姑娘歌的傳承人——符海燕

雷州歌謠:笑公也讀儂子書

廬山夜話:古 籍 拾 趣

“星月閃耀的雷州”之五:文藝草根黃光瓊

半|島|雷|聲

Ban Dao Lei Sheng

挖掘與傳承雷州半島特色傳統文化

營造雷州半島優秀文藝精品展示平臺

傳播社會主流價值

共創雷州半島文化繁榮

心靈回歸  靜聽文語

歡迎閱讀

投稿郵箱

[email protected]

特別聲明


本平臺原創作品,轉載請獲授權並註明出處。

華播資訊“微播+”集成平臺成員 

views: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