飲茶,是需要敬畏之心的,這種敬畏源自於對生活的理解,對生活的熱愛。

文:俞天立

算起來,我向杭州一家圖書館里的茶道老師Mrs.L學習茶道,也有些時日了。

Mrs.L從大學時期便從室友那苦學茶道,如今也自己教學生、帶徒弟了。她時常穿著漢服,那儀態優雅得讓人無法形容。其實,美到一定程度,就成了一種無言之美,正如朱光潛老先生推崇的那樣。

我按照之前她所傳授的那般,將茶旗、茶則、茶夾、茶壺、水盂等茶具擺至茶席上的相應位置。她笑著糾正我的一些錯誤,好在並不是太大的錯誤。其實,剛開始我是拿了一套深色釉茶具的,她耐心提示說不可,得用素雅的一套,要與那清雅的茶花、茶旗、燈光相配,切不可脫離主題。她告訴我說,茶席的佈置有一定的法則,卻又不可拘泥。廣義上的茶席指整個屋子環境、佈置,需要按照四季的時序、茶席主題來安排。一般來說,夏天宜主打清涼主題,用些青瓷杯盞,桌案上配些清雅的花木,像晨起的一朵牽牛花,或是帶露的竹枝,都是極好的。花香切不可過濃,以免影響茶香的散髮。而冬日里茶席的佈置宜溫暖,擺些紫砂茶具,飲紅茶、普洱最為適宜。好的茶席要配合主客的心情,適時而變化。

這真是一門順應天時地利人和的藝術。

  

前段時間單位組織了茶道講座,請來的老師是杭州素業茶院的茶道師。正值清明前夕,她帶來了原產於溫州永嘉一帶的烏牛早茶。這種茶成熟得早,每年2月下旬長成,3月上旬即可採制。烏牛早葉型扁平直挺,緊致而氣香,一杯茶泡下來,茶湯均勻淡雅、嫩綠鮮亮。老師為我們連著泡了幾輪,自己卻未顧得上喝上一口。

茶道師在展示茶藝時一直面帶微笑,將微笑溶於茶中。好像天地間有了微笑,在茶湯的素色中漾開,也一樣可以“天子呼來不上船”。

我的這位老師,接觸茶道技藝已逾五年,真真是五年如一日,把一門茶藝修煉得爐火純青了。

她說,品茶,其實品的是自己的內心。讓自己的心靜下來,順應了內心的定力,才是真正的品茶。喝情緒茶,是要傷身體的。我被她那種微笑所深深感染,飲一口清茶,仿佛茶湯也帶了一抹暖色。

舌頭暖起來,胃暖起來,心情也暖起來了。

     

早在唐代,那時候的人飲茶,是要煎茶的。唐代的茶尚是餅茶,得用文火慢烤,等其鬆開,再以碾具研磨成齏粉。唐人李群玉雲:“碾成黃金粉,輕嫩如松花。”在飲用的時候更是諸般講究,必以一口大鍋煮水至沸騰,是為“第一沸”;放入花椒、食鹽等調味品等“第二沸”;再投入茶末攪拌等“第三沸”後才可品飲。

那樣吃茶,可是很有儀式感的。可真是要現在的人這麼喝茶,許是一種痛苦。

所以我們的朱元璋老兄大筆一揮:不要餅茶,給我制散茶!也不要七七八八的茶具和儀式了,占用社會民力幹嘛?

你說這是不是順應了時代的變化?

真的該感謝朱元璋老兄,我不用再煮花椒鹽茶了,那味道,我表示我的舌頭老弟真的難以接受。

以前去餘杭塘棲鎮的丁山湖濕地,湖光山色就在眉眼間如一幅國畫次第展開,真是叫人相忘於江湖。那團團霧嵐蒸騰在湖面上,一葉小舟悠悠穿行,如墨筆在宣紙上掃過,畫面唯美得讓人無法呼吸。吃著塘棲枇杷,品著徑山綠茶,望那水雲之間曲曲折折、若隱若現的塘超小徑,才真是覺到,林語堂筆下的“人生不過如此”究竟是怎樣的感覺。

徑山茶的嫩香,得配上餘杭獨特的水鄉之美;你要真拿到辦公室里去飲,檔次就自降一品了。徑山茶的茶香,丁山湖的湖水,輕泛的舟楫,流動的雲彩,平和的心境,少了哪一樣便少了品茶趣味。這是徑山茶的魅力,也是徑山茶順應自然之品性。這平靜如嵐的丁山湖,就是一碗茶;那小舟是茶湯中的葉,翩翩然地,划動著我的舌苔,刺激著我的味蕾。

能不忘情於山水之間麽?


我想起《浮生六記》中芸娘制茶的一段:

夏月荷花初開時,晚含而曉放,芸娘用小紗囊撮茶葉少許,置花心,明早取出,烹天泉水泡之,香韻尤絕。

 這蘊含著荷花甘露的茶,取天地之精的茶,豈非是對生命乃至萬物的順應?

這是一種順應,也是一種敬畏。

飲茶,是需要敬畏之心的,這種敬畏源自於對生活的理解,對生活的熱愛。茶孕育天地精華而生,也需要品茶之人敬畏天地大道,體悟自然的本真。我忽然明白了Mrs.L的四季茶道、素業茶院老師微笑的含義,那是緣自對天地之序、主賓之序的順應,緣自對自然之道、人文之道的敬畏。這是她們生活中的一部分,已經真真正正地,滲透到她們的血液、肌膚中去了啊!

(作者:俞天立,雜文家,浙江省魯迅雜文獎獲得者,浙江省雜文協會會員。)

投稿郵箱: [email protected]

聯繫QQ: 3067402679

投稿須知: 註明為原創或選摘、摘錄等(若不註明責任自負),並註明聯繫方式,本平臺不設稿費,文責自負。

底下有評論,你參與了嗎?

【文藝】雜貨鋪子

三店又開張了

掃以下微信進去逛逛吧

註明“我愛鋪子”

views: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