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麥家理想谷。來源:麥家理想谷(ID:mai1964)。

木心先生曾在《雲雀叫了一整天》中提到:“玩物喪志,其志小,志大者玩物養志。”


這讓阿谷君想起了最近杭州一名13歲的學生因為玩《王者榮耀》被父親教訓後從四樓跳下的事情。這一跳,也引髮網友激烈討論。

不少報道將《王者榮耀》批判為精神鴉片,這個觀點阿谷君覺得過於偏激了。控制力差的人,做什麼都控制力差,只不過他們剛好遭遇了《王者榮耀》。

把自身控制力差歸咎於外物,其實是一種引導上的缺失。一個人內心不做出真正的改變,永遠只會被牽著鼻子走,這時候就不要怪游戲太迷人。

今天阿谷君想和大家聊聊“玩物”的故事。

有句話叫做:

人無癖不可與交,

以其無深情也。

一個人如果都沒有一點自己的小愛好,

那這個人一定是活得非常無趣的。

印象中,

魯迅是一位整天板著臉

“橫眉冷對千夫指”的人。

然而,就是這麼一位嚴肅的人,

卻是那個時代最會“玩物”的人之一。

43歲的魯迅看了人生中的第一部電影,

從此就一看不可收拾。

1934年,他看了34部電影,

平均下來,差不多一個月三場。

在那個時代,這個看電影的頻率,

簡直能稱為看電影狂魔。

魯迅喜歡給自己設計衣服。

1911年,

魯迅就給自己設計了一件大衣,

樣式簡單,還帶暗扣,

又酷又新潮。

魯迅還愛養金魚。

後來,又特別喜歡養壁虎。

章衣萍在《枕上隨筆》中記載:“

他把壁虎放到一個小盒子里,

天天拿東西去喂,喜歡得不得了。

魯迅也是個收藏控,

收藏了圖書、碑帖3800多冊,

外國版畫拓品2100多幅,

石刻拓片6000多種,

被譽為中國版畫收藏第一人。

用我們今天的眼光看來,

魯迅簡直是“玩物到家”啊!

但即便是花費大把時間來“玩物”,

魯迅還是會控制自己,

並把自己的本職工作做到最好。

就如他自己曾說,生命是以時間為單位的,

浪費別人的時間等於謀財害命;

浪費自己的時間,等於慢性自殺。

如何不浪費時間?

並不是一味扎在“美其名曰”的正經事上,

而是真正做一些自己喜歡的事情,

又不沉迷其中。

小時候大家應該都看過一本書,

叫做《昆蟲記》,

作者是法國昆蟲學家法布爾。

這是一個典型的將“玩物”玩成了志向的例子。

法布爾從小就喜歡觀察草地上的昆蟲,

有時候可以一動不動地蹲在

草地上觀察連續好幾個小時,

很多大人都覺得他是個“奇怪的孩子”。

從學校畢業以後,

法布爾成了一名中學教師。

但比起老師這份工作,

他更喜歡做的還是觀察各種昆蟲。

他甚至還經常帶領、

指導學生去觀察與研究昆蟲。

56歲的時候,

法布爾搬到了一個叫塞西尼翁村的地方,

在那裡他買下了一棟

義大利風格的房子和一公頃的荒地。

雖然這片荒地滿是石礫與野草,

但是一直以來盤踞在法布爾心中

“擁有一片自己的小天地觀察昆蟲”

的心愿總算是達成了。

 

這一年,《昆蟲記》首冊出版。

接著法布爾以大約每3年1冊的進度完成了

全部10冊的寫作。

 

法布爾對昆蟲的描述,

既充滿童心又富有詩意和幽默感。

在他的筆下,

松樹金龜子是“暑天暮色中的點綴,

是鑲在夏至天幕上的漂亮首飾”;

螢火蟲是

“從明亮的圓月上游離出來的光點”;

他描述步甲“打仗這一職業不利於

發展技巧和才能……

它除了殺戮外,沒有其它特長”;

犀糞蜣在他眼裡是“忘我勞動……

堅持在地下勞作,

為了家庭的未來而鞠躬盡瘁”。

 

法國著名作家雨果盛贊

法布爾為“昆蟲世界的荷馬”。

法布爾晚年時,法國文學界曾經多次

向諾貝爾文學獎評委推薦他,

可惜都未成功。

 

為此,很多人為他抱不平。

法布爾本人卻回答得

輕描淡寫:“我工作,是因為其中有樂趣,

而不是為了追求榮譽。

你們因為我被公眾遺忘而憤憤不平,

其實,我並不很在乎。”

 

法布爾的人生選擇,

也顯示出了一種超強的自控力。

他從與外界的較量中獲得自控,

更學會瞭如何接受相互衝突的自我,

並將這些自我融為一體。

 

法布爾在“玩物”中發現了樂趣,

將“玩物”玩成了一項事業,

併在其中找到了人生的意義。

要說真正“玩物”,

就不能不提那個特別貪吃、

貪喝、貪看,貪玩兒的可愛老頭——汪曾祺。

貪吃使汪老流連於天下所有美食。

相信大部分人可能跟阿谷君一樣,

對汪老的第一印象來自於

國中課本里的那篇《端午的鴨蛋》,

“能滋出油來的紅彤彤的高郵鴨蛋.......”

從家鄉的鴨蛋到北京的豆汁兒,

湖南的腊肉,江南的馬蘭頭、

朔方的手把肉.......

不管是故鄉的野菜,還是他鄉的菜餚,

都成了汪老筆下的家長里短。

汪老還貪喝,喝起酒來,

從不會一口一口抿,

而是痛飲,一喝一大口。

在西南聯大讀書時,

汪曾祺經常逃課去喝酒。

有一次,大晚上的喝到斷片,

癱坐馬路邊,沈從文路過瞧見,

以為是個生病的難民,

一看,居然是汪曾祺!

連忙把他扶回宿舍。

還有一次是汪老失戀,

兩天兩夜躺在床上不吃不喝。

後來一聽聞有人要請他喝酒,

他就立馬坐起來。

 

汪老的女兒後來回憶說,

“媽媽高興的時候,

管爸叫‘酒仙’,

不高興的時候,

又變成了‘酒鬼’。”

 

仙也好,鬼也罷,

汪老這一輩子,

說是在酒里"泡"過來的,

真是不算誇張。

 

汪老還喜歡唱戲,

在西南聯大時常唱後來放棄是因為——

“牙齒陸續掉光,撒風漏氣。”

他還愛草木,愛做菜,愛畫畫……

 

你說還有比汪曾祺這可愛的老頭

更喜歡“玩物”的人嗎?

還有比這老頭更喜歡

創造生活樂趣的人嗎?

 

汪老“玩物”卻不喪志,

他“玩物”卻不被物所束縛。

“玩物”是一種情趣,

也是一種生活態度。

不為無益之事,何遣有涯之生?

 

我們這個時代變化太快,

快到我們每個人都被生活拉著走。

 

梁文道在《悅己》裡面寫道:

“讀一些無用的書,

做一些無用的事,

花一些無用的時間,

都是為了在一切已知之外,

保留一個超越自己的機會,

人生中一些很了不起的變化,

就是來自這種時刻。”

 

很多人用“歷經千帆,

歸來仍是少年”來形容樸樹,

說在樸樹的身上好像看不見歲月流逝的痕跡,

他把自己永遠活成了一個不會老的少年。

 

但樸樹自己卻說:

“不是因為我過於少年,

是因為我覺得這個國家的人,

提前就老掉了。”

周作人說,

在瓦屋紙窗下喝一杯清泉綠茶,

可以抵十年的塵夢。

 

在今天,這是一件無法想象的事情。

但無法想象不代表無法做到。

有時候,我們真的需要慢下來,

用一種“玩物”的心態去生活,

去對抗時間的流逝。

 

學會“玩物”,學會讓自己放鬆,

才會真正利用時間去提升自己。

沒有一個合理合規的作息時間,

其實是封鎖了提升自己的通道。

玩就要開心地玩,

要工作就努力地去拼命。

任何事情,學會控制,

才不會過度消耗自己。

畢竟這個世界上,

永遠沒有安逸而穩定的職業。

來源微訊號:麥家理想谷(ID:mai1964)。麥家理想谷是著名作家麥家為倡導全民閱讀創建的一家“只看書不賣書”、植入“寫作營”的公益性書店綜合體。7天陪你讀完一本書,用閱讀改變你的生活方式。

投稿郵箱: [email protected]

聯繫QQ: 3067402679

投稿須知: 註明為原創或選摘、摘錄等(若不註明責任自負),並註明聯繫方式,本平臺不設稿費,文責自負。

底下有評論,你參與了嗎?

【文藝】雜貨鋪子

三店又開張了

掃以下微信進去逛逛吧

註明“我愛鋪子”

views: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