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om:德國優才計劃

轉載授權請與原作者聯繫

他的父親曾任湖南省政協主席,

母親曾任國家總理的機要秘書,

妥妥的官二代,可他卻,

連高中都沒畢業,還放浪不羈,

敢寫轟動全國大逆不道的禁書,

之後的他被關進監獄十年,

可出獄後,他竟然成為了,

中國最接近諾貝爾獎的經濟學家,

他的一生跌宕起伏,

充滿了無盡的戲劇性!

他,就是楊小凱

楊小凱原名楊曦光,

1948年出生於吉林, 

之後一直在湖南長沙長大,

父母都是解放前共產黨中的高幹,

父親楊第甫曾官至湖南省政協主席,

母親陳素曾任周總理的機要秘書,

作為官二代,他的前途一片光明。

可還沒等他高中畢業,

他安穩平靜的福祉生活就破碎了。

文革時,因為他的父母反對,

大躍進、公共食堂,

支持劉少奇和彭德懷的觀點,

被打成反革命修正主義分子,

他也因此在學校受盡歧視,

最終導致他加入敵對的陣營,

成了忠誠的紅衛兵,

投入到了轟轟烈烈的運動中,

他從小就充滿革命幻想,

好不容易盼來了一場運動,

他熱血沸騰,一次次振臂高呼,

奮不顧身卷入漩渦中。

但沒過多久,

他就開始懷疑這場運動了,

他看到四處貼著這樣可怕的口號:

殺、殺、殺,

殺出一個紅彤彤的新世界。

其他同儕殘酷批鬥老師的行為,

更是讓他覺得過了頭,他對妹妹說:

看著他們毒打老師,我無法接受,

那些人都太狠了,怎麼下得去手?


中華大地熱鬧嘈雜,

他卻在喧囂中冷靜思考,

從此,世上少了一個紅衛兵,

多了一個思索祖國未來的愛國青年。

之後的他參與了,

為“反革命”爭取平反的活動。

他在大肆捕人之際,

面對街道上寒光閃閃的刺刀和冷槍,

仍然公開張貼大字報、撒傳單,

因此他被抓進長沙市公安局看守所,

監禁了兩個月。

被釋放後,他沒有停下腳步,

又獨自跑到湖南農村調查情況,

試圖探求這場運動的本質,

在走訪了不同背景的農戶後,

最終寫出了《中國向何處去》一書。

文章里,他用一個年輕人的理性眼光,

平靜地看待中國所發生的一切,

平靜地評價人們瘋狂崇拜的執政者,

可這篇文章在當時,卻屬於“大逆不道”。


他將文章秘密派發給身邊親近的同儕,

《中國向何處去》成為了,

文革歷史上的標誌性文章,

一大批青年學生受到他的啟發,

開始以理性眼光重新思考文革。

但18歲的他卻因這篇文章,

付出極其沉重的代價。

文章很快就被人報送到相關部門。

這下不得了了,一個個大人物,

都出面指責這篇文章,

還有人說這篇文章就“實質是極右”,

這種文章不是一個中學生能寫出來的,

也不是大學生能寫出來的,

他的後面肯定有黑手,

於是這頂帽子落在了他父母的頭上。

很快,他就被“欽點”為通緝犯,

開始了一段艱難的逃亡生活。

而他的家人也因此飽受煎熬,

父親被關進“毛澤東思想學習班”,

妹妹被下放到湖南山區,

哥哥也被開除公職趕到鄉下去,

而他深愛的母親因被多次批鬥,

最終不堪忍受侮辱,

1968年1月23日懸梁自縊,

結束了自己的一生……

楊曦光母親

在外躲藏的他對此毫不知情,

母親死後幾天,他才得到消息,

他悲痛欲絕,打算逃亡武漢,

結果慘遭同儕告密,抓捕候審。

1968年,他被判入獄十年,

此時的他才年僅20歲。


20歲,正是黃金般的美好年紀,

本應憧憬著各種夢想,

在廣闊天地間,縱橫馳騁任意揮灑,

可就是這人生中最燦爛的年華,

他卻不得不在最黑暗的監獄度過。


可他沒怨天尤人,

更沒有自暴自棄,

雖然失去了人身自由,

但他的精神自由,

卻從此開始了!

  

為了在監獄里立足,不被欺負,

他學會了一口江湖黑話,

故意裝得放浪不羈,

他經常和人打賭,如果他能赤身裸體,

在雪地里洗澡,並獃上足夠長的時間,

對方就替他值日一次,

負責給全組的犯人打飯、打開水,

每次打這種賭他總是贏,

因為獄友們不知道,他是冬泳愛好者。

在和獄友們的接觸中,他發現,

監獄里充滿了各式各樣的知識分子,

他們學富五車,卻皆因政治問題入獄。

他心中暗暗下定決心,

要用這十年的牢獄生活,

完成一件事,那就是:

自學成才。

他毫不猶豫地拜當時,

關在監獄里的二十幾位教授,

工程師為師,

學習起英語、機械、經濟和數學。

求知欲極強的他,即使在插秧時,

螞蟥都爬滿了他的腳脖子,

還是會全神貫註地做筆記。

在非人的環境里,他始終保持著,

獨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

從未停止過對祖國局勢的思考。

窗外是血雨腥風席卷飄搖的中國,

窗內卻是黑暗但人心澄明的監獄。

一個被顛倒的世界沉沒下去,

另一個清醒的世界悄然浮現!

在長達十年的監禁生活里,

他竟然做了五六十本讀書筆記,

還完成了一個電影文學劇本。

他讀《資本論》,

用高等數學分析勞動價值論,

無師自通的他,居然自行推導出,

戈森第二定律、層級理論、

納什議價模型等理論。

他興奮無比,狂熱地投入到學習中去。

1978年,他刑滿釋放,

進去摩登是弱冠少年,

出來時已到而立之年。

出獄後,他才發現,

當初在獄中自己推導的偉大理論,

早就被西方經濟學家,

發展成數學模型了。

但他沒有氣餒,反而樂觀地說:

慶幸的是,

這些是自己想出來的東西,

“英雄所見略同”,

那我也是英雄之一了!

之後他選擇親手將“楊曦光”,

與那段崢嶸歲月一同埋葬,

從此改名:楊小凱

可那段歷史卻成了他,

永遠也抹不去的烙印。

儘管他才華過人,

但沒有一個單位敢錄用他,

他當時報考中國社會科學院,

但因其歷史被直接拒絕參加考試。

1980年,55萬被錯整的“右派”們,

都已全部獲得平反,

唯獨他還遲遲得不到正義的宣判。

後來好不容易被平反了,

他鼓起勇氣再次報考中國社會科學院。

就在他彷徨之時,他遇到了,

當時社科院副院長於光遠,

他被楊小凱的執著和才華打動,

想辦法讓他參加了數量經濟學考試。

而他果然不負所望,

最終被錄取為社科院實習研究員,

原以為人生就此可以打開新篇章,

最後卻因沒正規文憑,得不到正式工作。

社科院副院長於光遠

直到1982年,他的人生才迎來曙光,

武漢大學校長劉道玉得知他的才華,

立即派人把他請到武大聘為助教,

教授數理經濟學課程。

在武漢大學期間,他出版完成了

《數理經濟學基礎》,

和《經濟控制理論》兩本著作。

可他當時估計的這些計量經濟模型,

並未能在國內引起反響,

可這卻獲得當時來武大訪問的,

美國普林斯頓大學教授鄒至莊的註意。

鄒至莊

鄒至莊十分欣賞他的才華,

安排他進入了聞名世界的,

普林斯頓大學經濟系。

就這樣,這個連高中都沒畢業,

英語幾乎為零,在中國不得志的男人,

跨過大洋來到了世界的頂級學府。

可美國的生活並不輕鬆,

他一開始連課都聽不懂,

既要一邊過語言關,

又要讀博士過資格考試。

他曾對妻子說:

這兩年的讀書比坐十年牢還難

他只有比別人多花百倍的功夫,

下課後,他就去抄閱同儕的筆記,

一直抄到夜裡三、四點。

為了適應英文教學,

他幾乎每天都在苦練,

半學期後,終於勉強聽得懂課了,

就這樣,他以超人的毅力,

在1988年,

硬是拿到了普林斯頓的博士學位。

之後他被澳大利亞莫納什大學聘為講師,

不到一年由講師升為高級講師,

1992年,又被聘為該校教授,

在海外,自己非母語的國家,

他從獲得博士學位到正教授,

只用了四年的時間!

在亞莫納什大學里,

他是位人人稱道的好教授,

雖然貴為教授,卻是朴素本色,

堅持每周上六天班,風雨無阻。

性格也十分地和藹、平易近人,

對於學生總是諄諄教導、勉力提攜,

在學術研究上,

他幾乎以透支身體的方式拼命努力著,

曾與他共事過的黃有光教授回憶說:

“小凱是個工作狂。

為了他的健康和家庭,

我曾經多次勸他減少工作。

但他說有時候(其實是常常)很難停。

我說,有什麼難停,你就停嘛!

小凱寫過一本六七百頁的書,

是用七個月寫完的。

我寫一本二三百頁的書,

卻要用好幾年。”

因為他,他的學生們也毫不懈怠:

“老師常讓我閉起眼睛想想學問,

問自己是不是真的信,

是不是有意義,

對社會有作用。”

在拼命工作中,

他的學術生涯也到達了黃金期。

他獨創了自己的新興古典經濟學門派,

受到若干經濟學大家的肯定和贊賞。

他在世界出版了《經濟學原理》

《經濟學:新型古典與新古典框架》

《發展經濟學:超邊際與邊際分析》。

而《經濟學原理》一書,

被世界學術界認為是,

自馬歇爾、薩謬爾森以來,

第三代經濟學教科書的代表作。

他所著的《專業化和經濟組織》一書,

更是被權威雜誌書評稱為“蓋世傑作”。

財務理論奇才布萊克曾稱此書為:

“天才著作”。

他也因此被選為澳大利亞社科院院士,

連一向自負的經濟學界怪才張五常,

都由衷感嘆:像楊小凱,坐了10年牢,

出來後還能有今天的成就,

我們是想不到的,

你說楊怎麼跟我比?

我在做基礎研究的時候,

他卻在坐牢,

假如他有我這樣的機會,

我怎能贏不過他。

張五常

他的世界級成就,

贏得了全世界同行的一致推崇,

曾經兩次被提名諾貝爾經濟學獎,

成為了當之無愧的,

“離諾貝爾獎最近的中國人”。

他的出現,也使國際社會,

開始重新評價華人經濟學者的分量。

雖然那時他已在國際學術界功成名就,

但他卻始終中國的政治經濟變遷。

他的一位密友曾說:

當時我對小凱的感覺是,

他決心遠離中國政治,潛心研究學問,

但後來我發現最初的感覺是錯的。

小凱仍然十分關心‘中國向何處去’。

他曾針對中國情況,提出許多觀點:

例如給予國有企業老闆剩餘索取權,

放開戶籍制度,破除行業壟斷,

以成立企業的自動註冊制取代批准制,

允許土地自由流轉等等,

而如今他部分觀點已經被政府所採納。

當大家都在強調,

中國後發優勢之時,

他卻強調後發劣勢,

在所有人都高度贊揚,

中國經濟發展願景時,

他卻冷靜地認為:

如果沒有在基本制度上進行深入改革,

中國經濟發展難以長期持續。

他說:一個落後的國家,

在起步後,利用資源和別國經驗,

會獲得一個非常高的經濟增長率,

但是它會給人們一種錯覺,

讓人盲目樂觀,拒絕有效變革,

長期這樣下去,就走不遠。

他還中肯地指出:國內很多嘩眾取寵、

政治宣傳式的"經濟研究",

之所以經不起時間的考驗,

並不因為這些經濟學家學識不夠,

而是他們缺乏基本的學者"良心"。

他在過往歷次中國政治運動中,

屢經折磨,飽嘗心酸,

但他非但沒有記恨傷害自己的祖國,

反而能在成功後四處奔走呼籲,

依然秉持道義,關心著祖國的命運,

這是他可貴的良心,

更是他對中國這片大地的摯愛。

國際知名學者傑弗瑞·薩克斯曾說:

毫無疑問,楊小凱是研究其祖國,

中國社會轉型問題,

最深刻而無畏的分析家之一。

他曾出過一本禁書:

《牛鬼蛇神錄》

和那些經濟學著作不同,

這本書講述的是他,

十年監牢生活的親歷親聞。

這是一本盪氣迴腸的奇書。

它告訴我們,在木偶人之外,

在人與人之間相互告密批鬥之外,

在監獄里還有一批人在獨立思考。

在億萬個中國人,

向著“紅太陽”狂奔而去時,

還有人在悄悄轉身,

手持燭光,逆流而行。

然而這本書又是殘酷的,

因為這些自由思想的人們,

大多數都只落得血淋淋的下場……

他不忍心讓這些,

誠實、勇敢、智慧的人們,

就這樣無聲無息地,

淹沒在歷史的黑洞中,

於是他毅然的站了出來,

用此書為他們鑄造了一個紀念碑。

2001年,

正是他意氣風發,大展拳腳,

能毫無束縛去做許多事的時候,

可命運卻給了他一個晴天霹靂:

肺癌晚期。

他從不吸煙,卻患上肺癌,

有人認為這恐怕,

是十年牢獄種下的病根。

臨近生命的終點,

他非但不像其他病人一樣感到害怕,

反而樂觀地對學生說:

“可能上帝讓我早點離開是有道理的,

這樣年輕人才能更快地冒出來,

把更多機會留給年輕人。”

如此殘酷的命運,

卻被他如此輕描淡寫地,

和上帝和解了,

這是怎樣的一種豁達……

2004年7月7日,

在世界上曾最接近諾貝爾獎的,

中國人楊小凱,

生命永遠被定格在了56歲,

他還沒來得及,

迎接他必然輝煌的後半生,

便匆匆告別了這個他深愛的世界!


世界曾束縛了他肉體上的自由,

他說:

沒關係,我還有心靈。

世界又束縛了他心靈上的自由,

他說:

沒關係,我還有思想。

這一次,

世界又束縛了他思想上的自由,

他說:

沒關係,我還有靈魂。

是的,

他的肉體雖已消散,

可他的靈魂仍在綻放光芒,

那是一個有著:

獨立之精神,

自由之思想的靈魂。

只有這樣的靈魂,

才能在深淵里起舞,

才能成為開啟民族智慧的燈塔,

才能使中華民族,

真正屹立於世界之林!

今天7月7日,

楊小凱逝世13周年祭!

【小編一直在努力,希望把更好的文章呈現給您!請點贊鼓勵!小編微訊號 nyc8765

德國頂級設計: 為千萬家庭帶來方便!

views: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