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多年來,每每讀到《空城計》,這個問題便一直縈繞在我的心頭:司馬懿為什麼不派一個人進去看看城裡有沒有人?

帶著這個問題,查閱了一些資料,有說《空城計》是羅貫中憑空杜撰出來的,還說草船借箭也是假的。幾百年來,那一曲清唱:“我本是卧龍崗散淡的人,論陰陽如反掌保定乾坤……”次次都引起滿堂喝彩,是不是也不該演了?!

還有說是司馬懿英雄惜英雄,為維護諸葛亮的高大形象,不忍心殺進去生擒諸葛亮。這未免把司馬懿看得太仁慈了吧?司馬懿殺曹爽兄弟三人,夷滅三族,連眼皮都不眨一下。他又豈能輕易放過生擒諸葛亮這樣的蓋世奇功?!所以當他得知中計後,“悔之不及,仰天嘆曰:‘吾不如孔明也!’”

一個小小的西城,能埋伏多少人馬?至少派一個人進去看一看吧?這,連我們都想到了,司馬懿不可能沒想到!

所以,讀書要仔細!

再次翻開《三國演義》的第九十五回馬謖拒諫失街亭武侯彈琴退仲達,請註意閱讀這一句話:“懿笑而不信,遂止住三軍,自飛馬遠遠望之。果見孔明坐於城樓之上,笑容可掬,焚香操琴。”

——問題就出在這“遠遠望之”這四個字上:

第一、為什麼要遠遠望之?

首先,司馬懿患有嚴重的疑心病,一直怕中諸葛亮之計:“(司馬懿)曰:’雖然如此,諸葛亮不比孟達。將軍為先鋒,不可輕進!’”;

其次,司馬懿剛愎自用,僅僅根據諸葛亮不敢奇襲子午谷,便判斷諸葛亮“平生謹慎,不曾弄險。今大開城門,必有埋伏!”

第二、遠遠望之根本看不清楚!

司馬懿和諸葛亮從未近距離謀面,對於諸葛亮的形象完全是道聽途說,加上他一直認為諸葛亮“不肯弄險”,當他看到“諸葛亮”出現在城頭之上時,他的第一判斷估計是:這個諸葛亮是假的!第二判斷是:不好,中埋伏了!所以,他急急忙忙“教後軍作前軍,前軍作後軍,望北山路而退。”在武功山裡又被關興和張苞一陣恐嚇,司馬懿更加堅定了自己的判斷,遂“盡棄輜重而去”。

認真閱讀這一回,我們還能學到些什麼?

街亭和列柳城是漢中咽喉;西城是蜀兵屯糧之所,又是南安、天水、安定三郡總路。

所以,司馬懿親率大軍直指這三處戰略要地。在攻取街亭後,隨即馬不停蹄地攻取列柳城和西城。

反觀郭淮和曹真,在司馬懿攻取街亭後,“恐司馬懿得了全功”,企圖先一步搶占列柳城;在司馬懿攻取西城後,“曹真、郭淮復奪三郡,以為己功”——完全是一副搶奪勝利果實的嘴臉!

但是,事後司馬懿並沒有和郭淮、曹真爭功,而是任勞任怨,默默地把戰後工作做好——“遂安撫了諸處官民,(才)引兵徑還長安,朝見魏主”——他把民心看得比功勞還重要!

這就是司馬懿值得我們學習的地方。

views: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