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於 闐 之 緣 】

文 ● 潘 麗 萍

  凡事都要講究緣分的。

  靈性的玉,更是結緣的一種。幾年前去臺灣,在一家玉石店里,一隻翡翠玉鐲吸引了我的眼球,看了幾次,談了幾次,最終還是沒有買下來。

  喜歡是喜歡的,但一轉身,就擦肩而過了。

  夫君去和田,不聲不響帶回了一隻玉鐲,顏色墨綠,質地通透;戴在手腕上,大小正好。

  臺灣看到的那個玉鐲,是脆生生的翠綠,仿佛能冒出油來,不過與我少些緣分,終究不屬於我。伴我身邊的,必定有緣,綠如青苔的玉鐲,有點暗淡有點古舊,恍如隔了幾個世紀的美人,在小鏡子里若隱若現。

  似乎照見了一個名叫於闐的古國,以及昆侖山下產玉的兩條河——白玉河和墨玉河。於闐,是藏語的譯音,意為“產玉的地方”。現在的新疆和田,就是西漢時西域三十六國中的於闐。想這玉鐲,骨子裡一定流淌著於闐的血,一定與古老的於闐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

  於闐,曾經是古絲綢之路南道上的重要交通樞紐,與其他國家不同的是,於闐引進了內地的蠶桑和絲綢紡制技術,成為西域的一個絲綢基地。所以,這裡桑樹成蔭,機杼不絕,有“絲都”之稱,一種名叫“施綢”的本地特產因質地柔軟、輕盈飄逸,深得中原王朝的王公大卿所青睞。

  盛產絲綢的古國,也因美玉名揚天下。於闐玉,古稱“昆山之玉”,是玉中上品,或白如凝脂,或黃如蒸慄,或黑如純漆,或紅如雞冠,或綠如菠菜。不管何種顏色,玉與山水共存,透著靈性之美。

  明朝宋應星說:所有的玉石都是隔著水,吸收月光之精華的。因為玉石是從山上被水流衝擊下來的,採玉的人一定在明月當空的秋季,沿河去尋找;天上的月亮、水中的玉石,清澈的河水,還有採石的女人,構成了一幅絕美的畫捲。

  於闐玉是讓東方人迷戀了千萬年的神石。西方人愛金,東方人愛玉。玉和人是講緣的,只有經過人的手和心靈加工的玉,才能成“器”。正所謂黃金有價玉無價,若身邊的玉與人結緣,便成了庇佑你的神靈。

  是的,於千山萬水之間,有那麼一塊玉,守候在寂寞的深山老林里,飲朝露,沐晚霞,忽然有那麼一天,它心動了,搬動了自己的身體,從山上流到河裡,在一個有月亮的晚上,被人欣喜地撿起,輾轉著,打磨著,成就了流光溢彩。

  而我執著地站在路旁,等你跋山涉水、千里迢迢而來,等我們相逢的那一刻,無須言語,眼波流轉間,就認定了彼此。

  就像這玉鐲,來自於闐的玉,不管是經歷了幾世輪迴,不管看過了多少風雲,淡淡地來到我身邊,靜靜地落在我的手腕上;用它的水潤滋養著我,用我的體溫溫暖著它,不離不棄,相依相伴。

  寂靜歡喜,暗地裡開出花來。難道,這不是一種緣分嗎?

【作者簡介】


潘麗萍,筆名青荷,浙江省作協會員,新昌縣作協副主席。曾在《人民文學》、《經濟日報》、《中國散文家》、《詩歌月刊》《浙江作家》、《女人街》等報刊雜誌上發表文學作品400多篇(首),著有《女人有味》、《花朵的內傷》、《創新之魂》、《解讀新昌旅游》(合著)等書。

文章底部開通了評論功能,快去參與評論吧!

《原創》專欄歡迎讀者們投稿,有關投稿細則如下: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文藝》微信: yishupin118

投稿須知:註明為原創或選摘、摘錄等(若不註明責任自負),並說明文體(編輯會擇優根據所投文體分類發表)和聯繫方式(包括QQ),《文藝》尤其支持原創作品投稿。投稿作者所投稿件必須默認供《文藝》發表,在不影響文體和中心思想的情況下編審有權進行字面修改。本手機雜誌不設稿費,文責自負。最終解釋權歸《文藝》手機雜誌所有。

相關聲明:《文藝》讀者投稿作品作者觀點非《文藝》觀點,《文藝》僅為作品發表平臺,涉及稿件發表相關情況,責任由投稿者承擔。

《文藝》手機雜誌公共微信號:aiwenyi01

【 文 藝 】

榮譽出品

同文堂古法茶

左下方進入店鋪

views: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