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21日,全國人大常委會審議計劃生育法修正草案。草案刪除了現行法律中“公民晚婚晚育,可以獲得延長婚假、生育假的獎勵或者其他福利待遇”的規定。媒體紛紛以《明年1月1號起晚婚假取消!》為標題進行報道,網上也開始盛傳“晚婚假元旦前取消,準備結婚的趕緊了”等消息。草案一石激起千層浪,立即引發媒體和網民熱議。

1“晚婚假取消”是鬧哪樣?


三日內“晚婚假”話題百度搜索指數輿情走勢圖

  21日,人民日報客戶端、財經網等媒體報道《中國明確全面兩孩政策 取消晚婚晚育獨生子女獎勵》,指出正在審議的計劃生育法修正草案刪除了對晚婚晚育夫妻、獨生子女父母進行獎勵的規定。各大門戶網站紛紛予以轉發,鳳凰網更是以《晚婚假取消至少7天的假期沒了》為題,對這一規定對新婚夫婦假期的影響進行詳細解讀。

  22日,“晚婚假取消”輿情進一步發酵。華西都市報、現代快報、浙江在線等地方市場化媒體刊發《成都女子為多休20天婚假慌了:想馬上辦證》《婚假13天變3天!貴州未婚青年哭瞎,現在領證還來得及不?》《30天變3天!晚婚假或取消元旦前趕緊去登記!》等報道,呈現普通民眾對這一規定的強烈反應。微博、微信中也被“晚婚假將取消 23天變3天”的消息刷屏,諸如《如晚婚假取消,“拉長版”婚假可以有》等湊婚假攻略也成為熱門文章。

   不過,當日,《人民日報》再次通過客戶端發表文章《晚婚假明年元旦將取消?這個說法不准確》,澄清“‘晚婚假’和‘晚育假’其實是兩回事”,指出按草案中規定,晚育假的確將取消,因為無論何時生育享受的生育假都將延長,但並不說明晚婚假也會隨之取消。

  23日,央廣網也發出報道《全國人大:取消晚婚晚育假說法不准確還在審》,指出對於是否確定取消晚婚晚育假獎勵,人大代表之間還有不同的理解,尚存在爭議,並沒有最終拍板定調。此時,關於《元旦前扎堆請婚假別急“晚婚假取消”說法不准確》等文章也陸續出現,多少讓此前高度緊張的輿論“鬆了口氣”。

2哪些人在意取消晚婚假?


   根據百度指數搜索,對於“取消晚婚假”,北京和上海兩地的網民表現出比其他城市更高的度。除此之外,深圳、南京、杭州等地網民也對這一議題較為關心。


  從人群屬性來看,雖然根據我國現行計劃生育政策,女性23周歲,男25周歲符合晚婚年齡。但從搜索統計來看,晚婚假的網民年齡層主要集中在30歲至39歲,大齡化趨勢較為明顯。而比女性相比,男性對於晚婚假的取消更為關心,比例達到63%。

3專家和媒體解讀“晚婚假去哪兒了”

  (一)晚婚假依然有法律依據,完全取消為時尚早

  此次計劃生育法修正草案刪除了對晚婚晚育夫妻、獨生子女父母進行獎勵的規定,輿論不免擔憂:這是不是就意味著晚婚假真的就將取消了?對此,中國社科院研究員薛寧蘭接受《人民日報》時指出,人口計生法嚴格來說只規範生育這一階段,關於結婚的問題應該由《婚姻法》來規定。而《婚姻法》第六條明確規定,晚婚晚育應予鼓勵。這也就是說,晚婚假仍有其法律依據。另外,婚姻法和人口計生法並不會對婚假或生育假的長短作出具體規定。在她看來,現在就判斷生育假將延長多少,或者取消晚婚假都為時過早。待草案通過以後,還需要各地的立法機關來修改對應的法規或條例,到時候各地立法機關才會討論具體的延長或取消的問題,這需要一個過程。

  《新京報》社論也指出,晚婚假並不是法律明確規定的休假權利,雖然人口與計劃生育法、婚姻法都有對晚婚者予以鼓勵的規定,但具體規定晚婚假的,主要是各省、自治區、直轄市人大或者其常委會制定的地方性法規,甚至何為晚婚也主要由地方性法規來明確。因此,雖然人口與計劃生育法取消了晚婚假的規定,但是,在各地地方性法規的相關規定修改前,公民仍然可以享受到這一假期,用人單位也理應支持。

  (二)取消晚婚假是“水到渠成”,需要社會理解支持

  《深圳特區報》評論稱,在晚婚晚育成為人們普遍的內在選擇,而且原先用以獎勵晚婚的條件已不存在時,不再獎勵晚婚晚育,合情合理。取消晚婚假,並非對晚婚行為的懲罰,而只是視晚婚為正常行為,這符合現在的社會實際,也體現國家的制度法規在不斷完善、不斷規範。

  《檢察日報》則進一步指出,之前的晚婚假從來都不是每一位公民的既定權利,在可以早婚、可以晚婚的選擇中,晚婚假從來都不是一定要被賦予的權利。現在,晚婚假和獨生子女費一併被收回,只是一種價值還原和常識回歸。面對人口紅利消失、養老壓力越來越大的社會現實,國策依時依實而調整,體現的是與時俱進。對此,公眾的觀念也需要與時俱進,要盡可能地對權利的調整與變化進行寬容理解。

  (三)婚假應和生育脫鉤,但不必縮短

  《新京報》評論稱,在晚婚成為普遍現象、帶薪休假久未落地的背景下,類似晚婚假等假期的減少,可能都會引起公眾的焦慮。婚假應該和生育目的脫鉤,但是,也不必為此而實質縮短婚假“假期”。因此,綜合考慮我國帶薪休假落實情況等因素,今後國家也可以考慮適當延長婚假,或者要為婚假和當年的帶薪假連休創造條件、提供便利。東方網也認為在,既然國家的婚姻和生育政策是基於“老齡化+少子化”的社會問題而進行調整,那麼,無論正常婚育還是晚婚晚育,都應該盡可能地延長婚假與產假,以更好地鼓勵民眾生育。

4婚假縮水,網友齊吐槽


  “晚婚假取消”消息甫一齣現,立即在網民中引起強烈爭議和不滿。根據新浪微博對於網民的調查,這一原本基於與二孩政策相配合、鼓勵生育目的而調整的政策並沒有激起更多網民對於二胎的熱情。反而有六成多的網民明確表示,即便國家對二孩出台眾多鼓勵措施,也不會生二胎。


  而根據人民網輿情監測室對於新聞跟帖、論壇、微博等近600條網民評論的統計分析,反對取消晚婚假的觀點也占據網路輿論的主流。三成的網民認為這一規定的直接影響是婚假大幅度縮短,在原本假期就不多的情況下,無疑是“雪上加霜”;四分之一的網民則對國家為了推行全面二孩政策而取消晚婚假的做法表示不理解和反感,並表示如若盲目強制推行,將會起到適得其反的效果;另外,還有部分網民則認為晚婚晚育假與鼓勵二孩並不衝突,沒有取消的必要。

  相比之下,一些理性的網民對於在新的社會發展和人口問題條件下取消晚婚獎勵政策表示理解,但呼籲要做好配套福利政策和補償機制的跟進,同時還要傾聽民意,不能匆忙倉促出台決定。

  取消晚婚假會縮短婚假,強烈要求保留 30%

  @彼岸荼蘼花未央:憑啥取消晚婚的假期?三天婚假太不人道了!

  @feihuo:一刀切!本來假期就少了,堅決反對取消晚婚假期和晚婚產假!

  @小沐沐:晚婚晚育假其實是對人的一種關懷,無論從健康角度還是心理角度出發,晚婚假都該保留。

  取消晚婚假將加劇年輕人對婚姻和二孩政策的反感 25%

  @好好姑娘mq:現在晚婚晚育的大部分人相對來說都是受教育年限較長的人,而這些人中大部分都是獨生子女。這個政策更可能讓這些人反感反而不去響應它。

  @小包子愛糾結:取消了更沒人生孩子結婚了!還二胎呢!現在多少丁克多少剩男剩女!不鼓勵還取消!不符合實際!

  晚婚假取消引發“趁早結婚”調侃 18%

  @潛龍勿用:這是國家逼著大家元旦前扯證的節奏啊,逼婚父母的福音!

  @胖XIAO夜曲:晚婚假也要取消了,真是不嗨森!要不要去領證算了。

  晚婚晚育假與鼓勵二孩並不衝突,沒必要取消 11%

  @草草上升:提倡生二胎跟晚婚晚育假有什麼關係啊,要提倡就增加福利啊!

  @julia筠:國家鼓勵二孩,但並沒有鼓勵大家早結婚啊。結婚和生孩子畢竟是兩碼事。“全面二孩”和“取消晚婚假”不應該聯繫到一起。

  取消晚婚假可以理解,但配套福利要跟上 9%

  @真心香蘭:如果取消晚婚假,那可以改為生育補貼這樣的形式也未嘗不可。

  @為民單單:取消晚婚假有其合理性,但相關的福利要跟上,可以學學西方國家,對生二孩給予一定的補貼,或者多一點陪護假都是可以做到的。

  呼籲相關部門尊重民意,謹慎實施 5%

  @naonao1221:是該好好聽聽民聲!關乎大部分老百姓的福利,別讓磚家拍腦袋!

  @不要信他的話:就怕突然就實施了讓人措手不及。

  其他 2%

  @JerryCC廖:比起鼓勵生育 我更希望提高人口素質。

  @沒有花香的小草:取消晚婚假有他的道理,但直接取消有點過分一刀切。倒不如修改一下晚婚的年齡,比如28歲以後算晚婚,在這之前結婚可享受多一點的假期。”

5輿情點評

  在社會的強烈期待和輿論的持續發酵中,全面二孩政策終於落地,但在全民喝彩聲中,晚婚晚育假也取消了,隨之又引起噓聲一片。許多人覺得剝奪了勞動者休假福利,有違民意,網路上甚至流傳有人為休20天長假“馬上扯證”。取消晚婚晚育假來得突然,讓許多人感慨“還沒有好好感受甜蜜就沒了”。

  此次“取消晚婚假”,之所以引發輿情洶涌的原因,一部分與一些市場化媒體誇大其詞、捕風捉影有關。從隨後的專家解讀中可以看出,計劃生育法取消的是晚育假,並不等同於“取消晚婚假”,而且法律只規定晚婚晚育應予鼓勵,並沒有明確說必須給勞動者多少天的假期,至於是否有休假以及休假時間長短,這些都由地方自行制定,並沒有統一的規範標準和保障措施。正是對於這一關鍵信息的忽視導致輿論的誤解和過度緊張。但更關鍵的原因在於,每一份福利的喪失,都會被公眾視為公權力對於私權利的剝奪。在當下婚姻和生育成本與日俱增、帶薪休假又僅僅是“望梅止渴”的社會背景之下,人們關於晚婚假取消的和討論,本質上反映是輿論對休假制度乃至整個社會保障體系依然不足的焦慮和不滿。這一點自全面開放二孩政策提出之時起,便成為牽動輿情變動的關鍵因素,如若不正視和解決這一輿情困境,難免不會對今後生育政策的推動起到負向作用。

  不過,經過權威媒體和專家、人大代表的糾偏,輿論開始趨於平靜穩定。而且,不少媒體也指出,草案目前仍在審議當中,即便通過後,各地立法機關修改對應的規定也需要一個過程。草案第25條到底該作何解釋,衛生計生部門也還沒有一個明確的說法。因此,眼下判斷晚婚晚育婚假、生育假的變化還為時過早。不過輿論達成的共識是,全面取消晚婚晚育假即便合情合理,也需要經過充分調查研究,廣泛征求社會意見,同時要確保解釋及時、宣傳到位、保障得力。只有給民眾吃下“定心丸”,才能為政策出台和執行提供更多的輿論“壓艙石”。


來源|人民網輿情監測室微信公號,獨家內容轉載請註明來源與作者。

編輯|吳琦瓊 主編|盧上雲

views: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