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最優質的歷史自媒體

題目下方 歷史文學作家專欄

三國

秦四晃專欄

天時地利人和,成事之要素也,然某些時段,一個女人,勝過千軍萬馬。

曹魏明元皇后郭氏,也許是無意的,但事實上,從歷史結果看,她幫了司馬懿家一個大大的忙。

郭氏是今天青海東部地區人,河西大戶人家的千金。曹丕剛奪位去漢立魏當上皇帝沒多久,西部湟水流域的西平郡發生叛亂,曹丕派兵鎮壓,金城太守平叛表現不錯,大約是想在新皇面前求個好上加好,凱旋迴京的時候,他順手帶了許多西部美少女,敬獻給好這一口的魏文帝曹丕。這其中,就有郭氏。

當然這麼多的女孩子,曹丕也不好意思獨享,郭氏就被分配給太子曹睿為妾。

皇帝僅做了七年,壽數不滿四十,曹丕就駕鶴西游了,皇位自然落到兒子曹睿手中。這時節,曹睿的元配毛氏占著位置,所以皇后的頭銜自然只能歸毛氏,郭氏呢,暫列夫人。

郭取代毛為後,乍看起來有點意外。魏明帝曹睿漸漸疏遠毛皇后,寵幸郭夫人,這是事實,但一時還沒到廢後另立的程度,一件小事,乾坤出現大挪移。有一天,曹睿賞花游園,召集後宮才人以上的妃嬪全體參加。眾脂粉裙釵簇擁著曹睿,嬉笑歌舞,聲色盡歡,唯獨不見毛皇后。偎依在皇帝身旁的郭氏似乎良心發現,建議皇上還是把皇后一塊兒請來玩。曹睿當即拒絕,並嚴肅告誡各位,誰也不得將今日之事透露給皇后。哪知第二天,毛皇后見到皇帝,頭一句便話裡有話:聖上昨日宴游北園,玩得開心啊!曹睿一時氣悶面赤,隨後便下令殺了十幾個近侍宮女,同時,賜毛皇后死。

來年,郭氏戴上了鳳冠,冊立為後。

我們都知道曹魏的江山最終被司馬家族的晉取代,這其中,司馬家三代人可謂是煞費苦心,而讓他們慶幸和竊喜的,是曹魏內部有個女人一路暗中相助,幫司馬家清除障礙。這個女人,正是曹睿的第二任皇后郭氏。

曹睿死,養子曹芳繼位,太尉司馬懿和大將軍曹爽輔政,尊郭氏為皇太后。隨後便展開了司馬懿與曹爽的權力較量。

《三國誌》里提到郭氏,這樣講:“值三幼主弱,宰輔統政,與奪大事,皆先咨啟於太后而後施行。”就是說,後來曹魏的三個小皇帝,都是宰輔把持實權,但一應大事,都須跟皇太后郭氏溝通一下,然後付諸實施。也就是說,郭氏這時候成了一個雖無權力但又不可或缺的重要角色。

司馬家族與曹魏勢力的皇權爭奪戰,正是高舉著皇太后郭氏這個幌子,漸次展開的。

首戰,司馬懿就借助郭氏,一舉擊敗曹爽。正始十年正月即公元249年,曹芳出洛陽城往東去高平陵給先皇曹睿掃墓,曹爽等心腹悉數隨從。司馬懿瞅準這個機會,在首都洛陽發動政變。名頭從哪兒來呢?名頭就打皇太后郭氏這兒來。司馬懿讓郭氏發佈太后懿旨,接管首都各處兵權,關閉洛陽四面城門,宣佈曹爽各項罪行,小皇帝曹芳手足失措,窩囊廢曹爽俯首就擒,從此,曹魏的政權牢牢地掌控在了司馬家人手裡。

這是郭氏幫司馬家的第一個忙。

司馬懿死了,大兒子司馬師繼續掌權。司馬師這回想廢掉小皇帝曹芳,郭氏又派上了用場。司馬師找到郭氏說了自己的想法,郭氏心領神會,隨之“太后令曰:‘皇帝芳春秋已長,不親萬機,耽淫內寵,沉漫女德,日延倡優,縱其醜謔;迎六宮家人留止內房,毀人倫之敘,亂男女之節;恭孝日虧,悖傲滋甚,不可以承天緒,奉宗廟,……,遣芳歸藩於齊,以避皇位。’”你已長大成人,整天不理國政,貪戀女色,恣意胡搞,不適合做皇帝,讓出皇位,回到你的藩國去。曹芳就這樣被司馬師借郭氏之手給廢了。

接著,事兒還沒完,郭太后您別忙歇著,再替咱下一道令:“東海王霖,高祖文皇帝之子。霖之諸子,與國至親,高貴鄉公髦有大成之量,其以為明皇帝嗣。”按照司馬師的意願,郭氏幫著將十四歲的曹髦請來做了傀儡。

司馬師出征途中病死,弟弟司馬昭繼任大將軍一職。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這話是曹髦說的,他早看出了司馬家人的篡位之心。既然已是心照不宣,司馬昭就索性放開了手腳幹了。大將軍晉位為相國,封晉公,加九錫。但還是名不正言不順啊,怎麼才能把心懷不滿的小家伙曹髦弄下去呢?還得借助皇太后郭氏,這個女人好使。

曹髦因為說了幾句不滿司馬昭的話,也曾試圖反抗,結果被司馬昭心腹刺死於車中。殺皇帝還了得,得給天下人有個交代啊,很快,太后郭氏的文告傳達全國各地:“東海王子髦,情性暴戾,日月咨甚。吾數呵責,遂更忿恚,造作醜逆不道之言以誣謗吾,遂隔絕兩宮。其所言道,不可忍聽,非天地所覆載。吾即密有令語大將軍,不可以奉宗廟,恐顛覆社稷,死無面目以見先帝。大將軍以其尚幼,謂當改心為善,殷勤執據。而此兒忿戾,所行益甚,舉弩遙射吾公,祝當令中吾項,箭親墮吾前。……吾之危殆,過於累卵。吾老寡,豈復多惜餘命邪?但傷先帝遺意不遂,社稷顛覆為痛耳。昔漢昌邑王以罪廢為庶人,此兒亦宜以民禮葬之,當令內外咸知此兒所行。”

這話里,樂於助人的郭氏把事情都攬到了自個兒身上,瞞天過海說主要是她和曹髦不對付,反倒是司馬昭良心大大的好,屢屢遷就小皇帝。這一來,廢帝的事兒就把司馬昭摘得一干二凈了。

隨後,換上了乖順聽話的常道鄉公曹奐嗣位。

就這樣,郭氏熱情幫助司馬家清掃掉了通往皇權道路上的各種障礙,將曹魏的後人個個說得一無是處,把司馬家人贊美到德配天地、光照日月。在晉升司馬昭為相國、晉公、加九錫而其假惺惺推讓不就的時候,郭太后詔曰:“夫有功不隱,《周易》大義,成人之美,古賢所尚。今聽所執,出表示外,以章公之謙光焉。”權力地位給你都不要,您真是太謙虛了,聖人啊!

郭氏死於公元264年。265年,天祿永終,曆數在晉,司馬家族的第三代人物司馬炎,不費吹灰之力,順利地從曹奐手裡接過了江山,魏滅晉立。如今,有誰還會記得,在天地翻覆中,一個女子曾發揮過巨大的作用呢?功兮,過兮,又如何來評說呢?



識別二維碼

或搜索“lswxzj”加

歷史文學作家專欄

讀者QQ群:61885089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views:
继续阅读